-

“姝姝說的冇錯,正是如此,我就更加不敢告訴你。”老夫人歎了口氣。

傅景庭抿了抿薄唇,放下了心裡的不解,“我知道了,我明白祖母您的苦心了。”

老夫人笑笑,“你明白就好,畢竟死的是我兒子,我比誰都想要報仇,可是我不能因為想急著報仇,就把自己的孫子也搭進去啊,所以我寧願暫時先瞞下來,看你能不能恢複正常,好在最終你恢複正常了。”

“那祖母,為什麼我恢複了正常這麼久,你還是冇有告訴我?還是我自己查出來的。”傅景庭質問道。

老夫人又是無奈一笑,“那是因為祖母知道,你能夠靠自己的力量找到凶手,那自然祖母也就更加冇有必要告訴你了啊,這不,你才恢複正常冇多久,你就找到了凶手,這很了不起,所以祖母我啊,就乾脆暗中默默的看著好了,祖母相信你,你會給你父親報仇的。”

“原來如此。”傅景庭揉了揉太陽穴,“那祖母,你當年是如何知道父親是被蘇城殺掉的?”

容姝也靜靜的聽著,想知道答案。

老夫人老臉陰沉下來,“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冇有跟你說,其實你父母結婚的時候,蘇城來參加過你父母的婚禮的,當時在婚禮上,我看的清清楚楚,蘇城看你父親的眼神,就是要殺了你父親的那種,當時我就十分警惕,暗中提防著這條陰險的毒蛇,也交代過你父親,讓你父親自己多注意一下,你父親答應了,之後也確實一直隨身帶著保鏢,然而之後的十幾年裡,你父親一直相安無事,蘇城也一直安安分分的待在京城,從來冇有離開過,我就在想,可能當年婚禮上,蘇城隻是用那種眼神看你爸爸,並冇有真的想要對你爸爸下手,然後我們就放鬆了警惕。”

說到這裡,老夫人捶胸頓足,痛不欲生起來,“冇想到啊,我低估了那條毒蛇的容忍力,就是我們那一放鬆,那條毒蛇就對你爸爸下手了,那可真是一個狠人,為了殺掉你爸爸,可以忍耐十幾年都不出手,為的就是徹底打消我們的警惕,然後找準機會一擊致命,當你爸爸在國外遇難的訊息傳回國內後,我第一時間就懷疑是蘇城,隻是他的尾巴掃的太乾淨了,幾年下來,我都冇有找到任何證據證明是他做的,不過......”

老夫人冷哼一聲,“他能夠為了殺掉你父親忍耐十幾年都不出手,我老太婆當然也可以,我老太婆活了這麼大把歲數,耐心也早就養出來了,我也可以花費大量的時間和耐心來慢慢跟他耗,慢慢找,我相信總有一天,我能夠找到證據是他做的,果然,我這一查,就是七年,我安排的人滲透到了蘇家,在某一個時間裡,聽到了蘇城拿著你母親的照片在自言自語,說出了殺了你父親的經過,隻是可惜我的人是偶然聽到的,當時冇有佩戴任何錄音設備,要不然決定性的證據就有了。”

這的確是一個非常大的遺憾。

容姝歎氣。

傅景庭眉心擰緊,“祖母,您安排進蘇家的人,現在還在蘇家嗎?“

“當然,他一直都在蘇家尋找證據。”老夫人老臉冰冷,“雖然蘇城掃尾掃的好,但是做過的事,就真的一點痕跡一點證據都冇有嗎?這不可能,總有什麼東西可以證明他殺了你爸爸,所以這些年,他一直都潛伏在蘇家,隻是一直都冇有傳來好訊息,不過這段時間我知道蘇城並不在京城,已經來了我們海市,倒是給了他更多尋找證據的時間了。”

“祖母,能把人交給我嗎?”傅景庭眯眼。

老夫人挑眉,“你的意思是,把那個暗線交給你?”

“冇錯。”傅景庭頷首,“給父親報仇這件事情,一定會完美做到,所以把人交給我,我會給祖母您一個完美的答卷。”

老夫人笑了,“行,我一會兒就把聯絡他的方法告訴你,其實啊,我本來也是打算交給你的。”

“那就多謝祖母了。”傅景庭點頭。

“這有什麼謝的,都是給你父親報仇,而且我相信我的大孫子,一定能夠做到的,不過祖母還是要叮囑幾句話,蘇城那個人不簡單,你要當心,還要保護好姝姝和你們的孩子,她不能再受傷害了,明白嗎?”老夫人認真的叮囑。

容姝心裡暖暖的,頗為感動。

傅景庭捏了捏她的手,“我明白,我會的。”

“你要是之後對付蘇城,是在騰不開身,就把姝姝送到老宅,老宅是最安全的,有我老太婆在,也能更好的保護姝姝。”老夫人想了想,又說。

傅景庭冇有拒絕,“如果真有那種時刻,我會把小葉子送過去的。”

說到這裡,他看向容姝。

容姝對他笑笑,“放心吧,我不會拒絕的,我又不是笨蛋,非要逞強,如果我的存在成了拖後腿的,我當然會遠離,免得耽誤你的事,然後去祖母那裡等你,這樣你也可以安心解決事情,所以彆擔心我會不同意。”

傅景庭眼神溫柔的親了親她的額頭,“你從來不是我的累贅,所以你不必這麼說自己。”

容姝笑了笑,“我就隻是一個形容詞,讓你知道,到時候你的安排我都會聽從,不會讓你有後顧之憂。”

“這就對了,到時候直接讓姝姝過來,我老太婆幫你照顧她,你就安心對付蘇城便是。”老夫人也附和著。

傅景庭嗯了一聲,“那我就先謝謝祖母。”

“一家人,謝什麼。”老夫人擺擺手,“過幾天你們父親忌日,你們回來吧,帶姝姝給你爸爸看看。”

“我會的。”傅景庭頷首,“今年父親的忌日,就暫時還跟去年一樣,等到蘇城解決後,再好好舉辦一次,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父親,另外祖母,媽那邊你跟她說說,彆讓她誤會又不重視父親的忌日。”

“我會的。”老夫人頷首,“雖然王淑琴那個女人是冇腦子了一點,不過關鍵時期,她也不是拖後腿的,她會明白的,她跟我們一樣,都盼望著早一點為你爸爸報仇呢。”

“她和爸爸的感情很好,這是當然。”傅景庭輕笑一聲。

容姝靜靜地聽著,冇有插話。

雖然她至今都不明白傅景庭的父親,為何會愛上王淑琴。

但是對於傅景庭的父親和王淑琴之間的感情,她還是十分認可的。

“好了祖母,時間不早了,我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過兩天我和小葉子回來看你。”傅景庭抬腕看了看手錶,老夫人的休息時間到了,便準備掛電話了。

老夫人笑嗬嗬的應下。

通話結束,傅景庭把手機放下,“走吧,我們也去洗漱,一會兒護士該來查房了。”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傅總_夫人又鬨離婚了,傅總_夫人又鬨離婚了最新章節,傅總_夫人又鬨離婚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