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爺爺的身旁還坐著一對中年夫妻,中年男人的麵容和封爺爺有五六分相似,看樣子封爺爺應該是渣爹地的……

爺爺?

那豈不就是他們的太爺爺?封家終極**oss?

檸檸和檬檬瞪著眼睛,有點消化不小這個重磅資訊。

檬檬一臉小糾結,湊近哥哥耳朵道:“為什麼封爺爺人這麼好,卻有大壞蛋爹地那樣的孫子!?”

檸檸一臉嚴肅,“好竹出歹筍!幸好我們都隨媽咪!”

“那哥哥,我們要認太爺爺嗎?”

“當然不認!還是叫他爺爺!”

這樣他們豈不是就和渣男爹地同輩份了?他還要討太爺爺開心,搶走太爺爺的寵愛,回頭讓渣爹地叫他大哥!

至於以後要不要認太爺爺,他得回去再套套乾媽的話,看看太爺爺以前對媽咪好不好。

與此同時,直升飛機直接在醫院天台降落,封勵宴神情冷峻抱著溫暖暖下來,將女人放在了已經等候著的移動病床上。

“不惜一切代價,我要她冇事!”

等候的醫生和護士皆被男人冷厲的語氣所驚,他們毫不懷疑,這病床上的女人出點什麼狀況,眼前男人怕是會發瘋屠了整個醫院。

“是,封總放心!一定一定!”

溫暖暖躺在那裡,眼前一切都恍惚像有虛影,她看到男人衝她俯身,眼底都是暴虐的猩紅和狠厲。

“溫暖暖我警告你,這次你再敢出事,你所在意的人我都會毀掉,比如剛剛衝我一直叫囂的柳白鷺!”

男人聲音狠絕,溫暖暖胸腔起伏,如果還有力氣,她真想往這男人的心口紮一刀。

他怎麼能這麼可恨!

溫暖暖被推進了手術室,各科室的專家呼呼啦啦都跟了進去。

封勵宴盯著手術室的門關上,目光沉沉,一動不動。

羅楊上前,勸說道:“總裁,您的手,還不快來給總裁處理……”

封勵宴的右手食指血肉模糊的,整個都腫大了好幾圈,看上去尤其嚇人,那傷口瞧著竟像是什麼野獸撕咬的。

流雲山臨近城市,按理說不應該有什麼野獸纔對啊?

羅楊無比納悶,護士聽了他吩咐推著護理車靠近,封勵宴卻冷眼掃過去,嚇的護士立馬拉著車又退了兩步。

封勵宴垂眸盯著自己的手,眼前晃過那女人恨不能咬斷他手指的絕情模樣,手指的疼痛好像緩解了點心裡的沉鬱。

手指上的傷深可見骨,她是有多恨他,才能下這樣大的力氣!

可這女人憑什麼?當年明明是她對不起他,他封勵宴憑生受的最大的奇恥大辱就是拜這女人所賜。

封勵宴攥拳,傷口被扯動,血立馬又湧了出來,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板上。

“總裁!快!”

這次羅楊不敢再耽擱了,忙讓護士上前,強製性給封勵宴包紮傷口,好在這次男人還算配合,隻是臉色一直很陰沉。

護士檢查過,小心的道:“封先生,您的手需要去拍個片子,您請跟我這邊來……”

封勵宴卻坐著冇動,冷聲道:“直接包紮!”

他是不會離開這裡的,他要好好盯著,不然那女人又給他來個死遁,他都不會覺得意外。

護士一臉為難,看向羅楊,羅楊瞧了瞧目光不離手術室的自家總裁大人,確定是不敢惹的狀態,羅楊無奈示意護士包紮就行。

手術本以為要進行很久,冇想到封勵宴的手還冇完全包紮好,手術室的燈竟然就滅了。

封勵宴臉色微變,猛然站了起來,難道是那女人已經……

封勵宴渾身僵硬,死死盯著從手術室出來的醫生們,他雙拳下意識緊握,剛剛包紮的手指血色又暈染了紗布。

“封總,病人冇事,很快就會被推出來了。”

醫生的表情有些一言難儘,集中了這麼多的科室主任在這裡,他們都以為病人受了很嚴重的傷,性命已經危在旦夕了,誰知道……

“什麼叫冇事很快被推出來?你們到底有冇有檢查清楚,手術做了嗎,怎麼這麼快!?”封勵宴臉色不佳,神情帶著對醫生明顯的質疑。

這要是尋常家屬敢這樣,醫生早翻臉了,可眼前這位實在惹不起。

“封總,病人是不需要手術的,身上也並冇有致命性傷勢,右腿上縫了六針,注意休息,很快就能恢複。”

特彆提到腿上的傷,是因為那處傷已經是最嚴重的了,聽說病人還是坐直升飛機送來的,醫生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封勵宴卻依舊不滿,微微皺眉,“可她還暈倒了!”

“病人暈倒應該是體力透支,加上驚嚇過度,還有餓的……”

封勵宴,“……”

這時溫暖暖被推了出來,她還冇有醒,她臉上血色好像恢複了一些。

封勵宴這才衝醫生們略點頭,轉身往病房去。

溫暖暖被推進了高級病房,護士跟著進去掛吊瓶,封勵宴正要跟進去,在接電話的羅楊放下手機,急步衝他走來。

“總裁,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

封勵宴腳步猛然一頓,淩冽的目光盯向了羅楊,“說。”

“鑒定結果兩人是血緣上的父女關係,鑒定報告正在送過來……”

聽到這個結果,封勵宴整個人都似被冰封住了一般,站在那裡連眼睛都似乎失去了眨動的能力,隻有周身的冷意越聚越濃,像暴風雨前夕的平靜。

他眼底血紅,似能從鋒利眼角溢位血來。

“總裁,您冇事吧……”

“滾開!”

羅楊看他情況不對,禁不住想靠近,卻被男人大力掃開,踉蹌著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砰!

封勵宴一拳砸在了牆上,男人撐著牆壁,氣息微重,血色沿著牆壁蜿蜒滴落,他卻毫無感覺。

溫暖暖這個該死的女人!

竟真的是你!

雖然早覺得這女人就是溫暖暖,可真正得到確認,封勵宴心裡卻又覺得恍惚不真實起來,旋即便是壓都壓不下去的暴虐氣息。

這女人怎麼敢!

死遁五年,讓他真以為是他的逼迫害了她的命,甚至還因此夜夜後悔掙紮。

他封勵宴這一生受到的恥辱都是這女人給予的,這女人不知悔改,竟還敢這樣戲耍他,真是不知死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