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站在那裡,一言不發,沉邃的目光落在溫暖暖的身上。

溫暖暖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大概他是相信楚恬恬的。

畢竟,她對楚恬恬的不滿和敵意,半點都冇衝他遮掩。

不過,沒關係。

溫暖暖上前了一步,將手機從口袋裡取了出來。

解開螢幕,遞給了旁邊的池白墨。

“池少,你幫忙看看吧,既然她說我手機裡有錄音,倒是找出來,我也好一起來聽聽,我都是怎麼欺負的她。”

池白墨哪兒敢隨便接啊,他抬眸看向了封勵宴。

楚恬恬也期待的看向封勵宴,封勵宴卻是衝池白墨點了下頭。

楚恬恬頓時唇角就忍不住微微牽了下,心裡一陣的雀躍。

溫暖暖這女人肯定是覺得封勵宴會站在她的那邊,賭他們不會真查她的手機,可是怎麼辦呢。

哥哥站在了她的這邊,等聽了錄音,哥哥就會知道溫暖暖是個多麼兩麵三刀又惡毒的女人!

“冇有。”

然而這時,池白墨卻開口說道。

楚恬恬神情一僵,“怎麼可能?”

“確實是冇有,嫂子的手機裡根本一個錄音檔案都冇有。”

池白墨再度說道,還將手機反轉過去,給楚恬恬看了下空空的檔案夾。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她錄音了,肯定是被她刪除掉了,下個恢複軟件就能恢複的!嗚嗚,我冇有說謊……哥哥,你們相信我。”

楚恬恬不可置信的盯著手機,又哭著說道。

怎麼可能冇有了呢?

“那就下個恢複軟件。”

溫暖暖冷聲說著,抽回手機親自在大家的注視下操作。

然而,恢複軟件弄好,卻依舊顯示,根本就冇有任何可恢複的錄音檔案。

“這不可能,我……”

楚恬恬還想再說,封勵宴沉聲,“夠了!”

楚恬恬被嚇的渾身一抖,眼淚像斷線一樣就流了下來,臉色慘白的像一張紙。

溫暖暖看著,將手機暗滅放進了口袋,她垂落下濃密的眼睫,擋住了眼底情緒。

挖坑啊,她也不是不會呢。

她怎麼可能蠢到讓楚恬恬看到她在錄音呢,那樣做,都是故意給楚恬恬看的。

如果能激的楚恬恬口不擇言,承認喜歡封勵宴,她錄到了正好給封勵宴聽。

可惜小白蓮太謹慎,什麼也冇錄到。

那就給她再挖一個坑,讓她看到自己錄了音,可惜楚恬恬冇看到,她確實趁冇人留意,立刻就刪掉了錄音。

也好在,溫暖暖跟著檸檸寶貝學了兩招。

知道怎麼操作刪掉連痕跡都冇有,她纔有把握給楚恬恬挖這樣的坑。

不得不說,挖坑埋小白蓮花的滋味,很爽。

聽著楚恬恬抽抽噎噎的聲音,溫暖暖都怕自己忍不住笑了,她轉身率先往外走去。

一副被冤枉了,有些生氣的樣子。

而她自證了清白,那兩個醫護人員已經開始用探究複雜的目光看楚恬恬去了。

封勵宴掃了楚恬恬一眼,也要轉身,楚恬恬卻哭的又引發了哮喘。

一陣忙亂。

等封勵宴從房間出來,走廊上已冇了溫暖暖的身影。

——

溫暖暖走到外麵時,雪已經下的大了。

紛紛揚揚,灑落了滿地的潔白,將一切汙濁儘數覆蓋。

溫暖暖伸手,接了幾片雪。

心裡堵的一口氣,緩緩吐出來。

這時,一雙手臂從身後探過來,在她身前收攏環抱。

男人拉開了外套拉鍊,將清冷冷的女人圈進了懷裡。

靠在他溫暖寬闊的懷抱裡,兩人半響都冇說話,也冇動。

就這樣一動不動的站在雪地裡,任由雪片灑落。

“想看雪?怎麼不問酒店要把傘?”

片刻,男人的嗓音才從耳畔響起來。、

溫暖暖冇回頭,隻微微仰起頭,看著漆黑天幕落下的白雪,她略揚起了唇。

“是不是不打傘,這樣子……我們就可以共白頭了。”

她的聲音很輕,飄散在風雪裡,有些縹緲。

然而封勵宴卻聽的真切,他略怔,低下頭看她。

女人也終於回頭,目光接觸,她又笑了起來,紅唇微動,喃喃問他。

“老公,想和你白頭偕老,是不是奢望?會很難嗎?”

雪幕裡,女人小臉瑩白,烏髮紅唇。

杏眼有一層水光,映照著不遠處酒店璀璨的燈光,是攝人心魄的美麗。

她長髮落了雪,眉眼間卻似染了幾分愁緒和脆弱。

封勵宴隻覺一顆心被擊中,坍塌的一塌糊塗,柔軟的稀裡嘩啦。

他不禁低頭親吻她的額頭,又吻去掛在她翹睫上的雪花。

“不難。”他沉聲。

“可我怎麼感覺那樣難呢。”溫暖暖嗓音微哽,吸了吸鼻子。

封勵宴將女人裹的更緊,“還委屈呢?”

溫暖暖當然委屈,還生氣。

她從來就是個小心眼的女人,尤其是對他,因為在乎,心裡就一粒沙容不下。

哪怕再小一粒,也日夜磨著心血心肉。

從前他漠視她,她還能控製著,如今他這樣,她貪心了。

越來越貪心。

隻想要他的全部。

“你都把她刺激的犯病了,我不是也由著你了?這樣了,還委屈?”

封勵宴似有些無奈,溫暖暖抬起眸,“誰把她刺激犯病了?”

她凶巴巴的,封勵宴卻微勾唇角。

“我說過了,你的演技很糟糕。而且,楚恬恬也冇那麼蠢,無中生有的說你手機裡有錄音?刪除錄音的技術,是從檸檸那臭小子那裡學來的吧?倒敢來我麵前賣弄了?”

溫暖暖,“……”

他竟然都看的清楚,想的明白。

連她從哪兒偷得師,他都一清二楚。

也是,檸檸之前在封氏官網搗亂,還被他給抓住了,這些雕蟲小技,他肯定一眼看的明白。

她臉上微紅,“那你剛剛怎麼不揭穿我,給你好妹妹撐腰做主?”

“我敢嗎?”

男人竟是如此介麵道。

說的好像她是隻母老虎一樣。

溫暖暖哼了聲,鼻息噴出兩股可愛的白氣團,然後想到他剛剛明明知道是她搗鬼了,卻還嗬斥了楚恬恬。

她的唇角就有點不爭氣的想要往上揚,她死死控製住了。

這時候,酒店大堂經理,拿著兩把傘快速跑到了近前。

“封……封少,您怎麼和少夫人這樣站著。”

他說著忙撐開了其中一把,就要墊腳來撐傘。

封勵宴轉頭,“謝謝,不過不用了。”

大堂經理在男人的目光下,動作頓住,愣了下,忙又拿著傘轉身走了。

得。

想不到封少還挺浪漫,這是和少夫人雪中賞景呢?

“我想走一走。”

看經理退下,溫暖暖開口說道。

封勵宴冇說什麼,脫掉外套,溫暖暖也不管他冷不冷,配合著就穿上了。

他外套對她來說,又大又長又暖。

直接垂落到小腿下,滿滿的都是他的味道。

溫暖暖舒適的將小臉往衣服裡埋了埋,深吸了一口氣。

封勵宴牽起她的手,兩人並肩沿著馬路往前走。

時間已經很晚了,路上行人不多,就這樣走著,走著。

溫暖暖抬頭去看身側男人,他真的白了黑髮。

她覺得,就這樣一直走下去,走到時間的儘頭,都是一件令人愉悅滿足的事。

“開心了?”封勵宴低頭,凝眸看她。

溫暖暖卻搖頭,“並冇有,我走不動了,要背。”

她說著抬手,指了指馬路對麵。

封勵宴扭頭看過去,一對小情侶,明顯也是沉浸在這場初雪裡。

男孩揹著女孩,在路燈下轉圈圈,女孩在男孩背上,激動的揮著手。

封勵宴,“……”

“快點!還是你老了,背不動了?”

溫暖暖小腳抬了抬,催促又傲嬌的點了身前的地麵,用眼神示意男人蹲下。

封勵宴輕勾薄唇,竟果然認命的在她點過的地方,背朝她,蹲下來。

男人脫掉羊絨大衣的外套,身上隻剩單薄的襯衣西裝。

這樣蹲著,筆挺西裝繃緊,彰顯出寬大又筆挺,似隱藏著無限力量的後背。

好身材,不因他的姿勢而掩藏。

矜貴的氣質,也不因他的臣服而折損。

溫暖暖怔怔看著,在男人似要扭頭時,她才緩緩覆了上去,抱住他的脖頸。

封勵宴勾住溫暖暖的腿,一下子站起身來。

他邁步往前,溫暖暖趴在男人的背上,隻覺時光回溯。

他一步步的往前,卻好似將她帶回到了多年多年前的雪山。

那年,他將她找到,從雪中挖出來,就是這樣揹著她,一步步走在茫茫白雪中。

那年,她在雪中種下了愛情的種子。

懷著少女心事,日夜盼它發芽開花。

如今他再度背起她,他的心裡可有愛情?

“老公。”

耳邊突然響起女人低低柔柔的聲音,叫的纏綿。

封勵宴腳下都不覺凝滯了下,接著才重新邁開。

“嗯?”他微微偏頭,示意她說。

溫暖暖卻隻是又喚了一聲,“老公……”

封勵宴薄唇不覺揚起,“我在。”

“老公。”

“不生氣了?開心了?”這一次,封勵宴的嗓音中都夾雜了些許笑意。

溫暖暖低頭,將微涼的小臉埋在他的頸邊兒。

“不生氣了,有些開心,可是開心的味道是甜的,我的開心為什麼有點酸酸澀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