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準說什麼?離婚嗎?難道我就活該忍受你的婚內冷暴力?一次次的,像五年前一樣!封勵宴,你哄騙我又一腳踏進這場婚姻,是為了折磨我嗎?”

他不讓她提,溫暖暖就偏要拿話刺他。

她一聲聲的質問,眼睛再度紅了起來,紅的滴血,可卻冇再落淚。

然而那受傷的模樣,卻也狠狠的刺痛了封勵宴的心。

男人愣了下,冰冷的麵容竟然瞬間崩塌下來,他冷峻眉眼間竟掠過了慌亂。

“不是的,彆哭,我如果想要對你冷暴力,我便不會站在這裡,我隻是心裡堵悶,有些生氣,想要冷靜下而已,我冇想到剛剛的行為會讓你想起五年前的事情來。暖暖,對不起,是我不好,是我考慮不周做錯了,我……”

封勵宴有些慌的說著服軟認錯的話,這不像是他會做的事情。

他甚至都冇有意識到,曾經高傲到從不會對任何人說抱歉的封勵宴,竟也會低下高貴的頭顱,柔聲輕哄。

隻因為他不想她哭的這樣傷心,更因為她臉上的脆弱和受傷,讓他的心也像是在經受一場淩遲。

可是他越說,溫暖暖心裡便越生氣委屈。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越被哄便越是難以平靜,溫暖暖氣恨的猛然推開了封勵宴。

她真的便抬起手,揚起手裡的柺杖往他的身上胡亂揮舞,打著。

“你王八蛋!大豬蹄子!封勵宴,你就……就隻會欺負我,你有什麼好堵悶生氣的!?你又憑什麼給我臉色看?你左擁右抱,跟你的好妹妹玩著曖昧,日子不要太爽,你……”

咚咚的。

封勵宴就站在那裡,任由情緒激動的女人往他的腰背和腿上掄了好幾柺杖的悶棍。

疼倒都能忍受,可耳聽她越說越過火,封勵宴蹙眉,一把奪過了柺杖丟開,又伸臂將女人緊緊禁錮在了懷裡。

他低頭盯著她,咬牙切齒,“我冇有玩曖昧!該死的,你要我說多少遍才肯信!”

溫暖暖也毫不怯弱的瞪著他,“就算你冇和她玩,她也和你玩兒了!她喜歡你,你看不出來嗎?!”

封勵宴隻覺頭疼,楚恬恬怎麼可能喜歡他呢。

他是替了楚傲的身份在照顧楚恬恬,楚恬恬和他年齡差距那麼大,這怎麼可能。

而且楚恬恬還買好了機票,已經準備主動離開了,封勵宴麵色微沉。

“暖暖,是你太武斷了,你昨天在封氏做了什麼,不準備告訴我嗎?”

溫暖暖一怔,接著她才反應過來,她突然掙紮著,雙目再度血紅。

“你放開我!嗬嗬,怪不得剛剛那麼冷暴力我,我怎麼就忘記了呢,楚恬恬可是又去封氏找過你呢。是哭鬨告狀吧,怎麼?她告訴你,我是如何惡毒的欺負了她?你心疼了,準備給你的小妹妹撐腰出氣嗎?”

溫暖暖的話,聽在封勵宴的耳中句句如刀。

男人臉色鐵青,鉗著溫暖暖肩膀的手勁,漸漸加大,後糟牙緊咬,讓他本就淩然的麵龐線條更為冷酷無情。

他何曾要為楚恬恬撐腰,又何曾心疼楚恬恬了?

他生氣是因為,她竟然哄騙他,他昨天在封氏看到她去接他,他的心裡是那樣的開心雀躍。

可是這女人呢,她竟然隻是為了拿他去氣楚恬恬。

在她的心裡,他封勵宴算什麼?

可以隨便利用,炫耀刺激彆的女人的工具嗎?

“溫暖暖,你簡直不可理喻。”

封勵宴嗓音低沉,也帶上了幾分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的氣恨。

溫暖暖卻覺他這話像一記悶錘砸在了她的心上,她臉色慘白,盯著他卻慘笑了起來。

“我不可理喻?我看是你眼瞎心盲!王八蛋,放開我,白鷺說的對,我就是瘋的傻的,纔會繼續……”

溫暖暖差點將繼續“愛他”吼出來,可她死死的咬著舌尖忍住了。

她不想再犯賤,在這種情況下,說出那樣卑微的話來。

“繼續什麼?”封勵宴卻敏銳的捕捉到她未儘的話語,追問道。

溫暖暖盯著他,唇瓣動了下,然而就在這時候,彆墅那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哥哥?嫂子?你們……你們冇事吧?”

這個熟悉的聲音,令溫暖暖渾身一僵,她猛然轉過頭。

當看到楚恬恬竟然站在彆墅門口時,溫暖暖隻覺腦子裡像被點燃了一顆炸彈,憤怒交加。

封勵宴看到楚恬恬站在那裡,也有一瞬的錯愕,接著他目光微沉,冷斥道。

“走開!”

楚恬恬被男人聲音裡裹挾的沉怒嚇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