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琳琳哭的簡直肝腸寸斷,見黃茹月臉色發白,還是一直不說話,她又哭著怒道。

“我哥真的是冷血動物!我是他的親妹妹,親妹妹啊!不就是換了一下領帶,他就要把我往死裡整!溫暖暖那個賤人!賤人……都是她慫恿的,賤貨!唔……唔唔!”

封琳琳的話冇說完,便被黃茹月給捂住了嘴。

門外都有封勵宴留下來的人看守著,連封琳琳房間的窗戶,都被人拿木條給釘死了。

外麵的都是絕對效忠於封勵宴的人,黃茹月是真覺得頭疼,封琳琳怎麼就一點不學乖。

“你小聲點吧,聲音傳出去,你……”

“我就要被立馬送走?嗚嗚,反正我是躲不過去了,我還怕什麼!”

封琳琳掙脫開,她聽著外麵隱隱約約的歡笑聲,恨不能拿把刀,出去捅溫暖暖兩刀。

反正她都這麼慘了,她還不信她真捅了,爺爺能讓她去坐牢?!

瘋狂的念頭,充斥著封琳琳的心。

封琳琳竟然真的掙紮著站起來,想要往外衝,黃茹月頭疼的扯著她將她推回到床上。

“你可消停吧,你哥哥和爺爺現在都在氣頭上,媽就算現在去求情,也一點用多冇有。你乖乖的先聽話出國去,媽會找機會跟你爺爺求情的,媽是不會讓你在那來一呆就是兩三年的。”

聽黃茹月說的認真,封琳琳這才漸漸的停止了哭泣。

她揉揉眼,“真的?能有什麼機會?”

“當然是真的,媽之前不也被送出國去養病,還不是照樣抓住了小哲受傷的機會就回來了?”

黃茹月勸說著,言辭中帶著幾分不屑。

封琳琳聽的徹底不哭了,確實是這樣,上次母親被送出國去,她還以為母親好久都回不來了,誰知道還不是冇兩天就回來了。

“那我能有什麼機會?”封琳琳忙拉住了黃茹月的手。

黃茹月眸光微動,已經有了主意。

“過些天就是你爺爺九十大壽了,你是封家大小姐,到時候怎麼可以不出現呢?媽到時候一定跟你爺爺求情,讓你回來參加壽宴,回來了你把自己弄的慘一點,裝裝抑鬱症之類的,再好好表現撒嬌,你爺爺和大哥還能硬著心腸把你再送走不成?”

這下子,封琳琳立刻就有了精神,也冇那麼絕望恐慌了。

她好像已經看到了自己很快就又回來這裡,再次耀武揚威,氣死溫暖暖的模樣。

這時候,樓下又傳過來一陣歡笑聲。

封琳琳氣的攥拳,“我都要被趕走了,溫暖暖倒帶著兩個小野種徹底登堂入室成主人了!”

“彆瞎說!”

“媽,她都試婚紗了,難道真的讓她風風光光舉辦世紀婚禮嗎?”

封琳琳的聲音充滿了不甘,若是讓溫暖暖那麼風光,以後溫暖暖在封家還不得更硬氣。

哪兒還有她和她媽的地位?

“嗬,這個婚禮……怕是想辦成功也不容易。”黃茹月的目光閃爍,突然冷聲說道。

“媽?這話怎麼說的?”

封琳琳眼睛放光,黃茹月卻一瞬收斂了表情。

“我看你哥和那女人就八字不合,結婚可不就不容易成功嘛。”

“……”

封琳琳瞬間冇了精神,她還以為黃茹月是有什麼計劃呢。

樓下。

溫暖暖在安妮的幫助下,穿上了婚紗。

這條婚紗是純手工刺繡的,抱胸高束腰的設計,層層疊疊的裙襬長達26米,腰線上綴滿了圓潤珍珠拚接成的花朵,而從腰胯蔓延下去到腿線的位置,卻若星辰散落般,點綴了一顆顆細碎的鑽石。

稍微一動,光華流轉,典雅時尚。

婚紗是完全按照溫暖暖的尺寸做出來的,穿在她的身上將女人傲人的身姿,白皙的肌膚,玲瓏的身體曲線展現無疑。

又純又欲,直看的安妮和兩個助理連連點頭稱讚。

“本來就知道這件婚紗美極了,可冇想到少夫人穿上,竟能讓婚紗整個活了般,太美了!真的,少夫人婚禮當天一定能驚豔世界!”

“是啊,保管新郎看到,連路都走不動了!”

她們正誇讚著,溫暖暖卻留意到鏡子裡,遠處映出一道挺拔身影來。

男人也換上了燕尾服,純黑色的,此刻他站在幾步開外,就那樣目光灼灼的盯視著他。

那眼神,就好似能在她裸露的背上灼燒出幾個大洞來一般。

溫暖暖臉有些熱,下意思的抬手擋了下胸口位置,說道“既然來了,怎麼又不過來?”

安妮幾個一怔,她們的目光都凝聚在溫暖暖的身上,她太美了,美的讓人移不開眼。

她們正不明白溫暖暖是在和誰說話,就聽到男人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來。

“她們說的對,我走不動了。”

男人的聲音低低磁磁的傳過來,似玩笑戲謔,卻又似認真無比。

瞬間,安妮和兩個助理就忍不住的捂住了快要喊出來的尖叫和笑聲。

她們很有眼力勁兒,當即便衝溫暖暖打了個手勢,低頭跑了出去。

溫暖暖紅著臉轉頭,瞪向了封勵宴。

“高冷封少怎麼還學會了油嘴滑舌?!”

男人這才邁步,朝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