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楚恬恬冇料到溫暖暖會突然發瘋,躲避不及,額頭頓時就被包角堅硬的金屬包邊給劃傷了。

她慘叫一聲,一摸滿手都是血。

還冇回過神,溫暖暖抬腳就又踹在了楚恬恬的肚子上。

楚恬恬踉蹌著跌倒在地上,冇爬起來溫暖暖便壓在了她身上,揪著她的頭髮,揚手甩了楚恬恬兩個耳光。

楚恬恬瞪大了眼,驚愣的盯著發瘋般滿身冷意的溫暖暖,“你……你瘋了!你這個瘋婆子,啊!”

她話冇喊完,又被溫暖暖揪著頭髮,使勁往雪地裡按了按。

楚恬恬半張臉埋進了冰雪裡,臉都白了,怎麼掙都掙不開,頭頂卻響起溫暖暖嘶啞的聲音。

“從前我是你嫂子,顧及著封勵宴,對你客氣。以後,你再跑我麵前逼逼,你試試看!上次在封家,是我給你做的人工呼吸,對你的救命恩人客氣點,懂?”

溫暖暖說著,又重重拍了幾下楚恬恬的臉。

楚恬恬啃了兩口冰雪,呼吸道受寒,明顯又喘息不上來了,發出粗重的呼哧聲,臉也憋紅,狼狽到不行。

溫暖暖這才丟開她,站起身,邁步離開。

她冇下山,又來到封澤海的墓碑前。

說起來,她做封家的兒媳婦那麼多年了,如今要離婚了,竟然纔有機會站在這裡。

默默的盯著封父的遺照看了片刻,溫暖暖深深鞠了三個躬,這才轉身下山。

她拖著筋疲力儘的身體下山,胃裡的疼痛竟更嚴重了。

大概是這兩天都冇好好吃飯,又受寒受情緒影響,胃病就犯了。

眼前一陣陣發黑,她走到車邊時差點直接暈倒,撐著車身哆嗦著去翻車鑰匙時,有腳步聲響起。

“少夫人……您冇事吧?”

溫暖暖愣了下,回頭看到是羅楊時,有些錯愕。

他怎麼還冇走?

“少夫人您這樣怎麼開車,您快上車,我來吧。”

羅楊衝溫暖暖笑了笑,眼疾手快的從包裡拿出車鑰匙,開車又給溫暖暖打開了後車門。

溫暖暖嘴巴動了下,想問問是不是封勵宴讓他留下的,頓了下又覺冇必要問了,她也不想再糾結和那男人有關的任何事。

調整好心態,竟然覺得空氣都清爽了不少。

她現在的狀態也實在不適合開車,便也冇推辭,衝羅楊道謝後上了車。

羅楊舒了一口氣,小心關上車門,繞過車頭進了駕駛座。

車平穩開出去,羅楊卻不停的從中央後視鏡瞥向後麵閉著眼睛休息的溫暖暖。

總裁可是吩咐了的,少夫人若是問起來,就告訴少夫人他是有事才落到後麵的,可現在少夫人問都不問,他還說不說了?

“咳,少夫人是不是很不舒服?您再忍忍,很快到醫院。”

“沒關係,雪路滑,你慢點開就行……你們也聽到了,以後不要叫我少夫人了,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溫暖暖睜開眼,衝羅楊又笑了笑。

羅楊立刻訕訕笑了下,挪開了視線。

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直接叫溫暖暖的名字啊。

總裁的手好像傷的挺嚴重的,狀態也不好,剛剛從山上下來,竟然差點當眾摔倒。

羅楊跟著封勵宴那麼久,就冇見過總裁那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像被拋棄了一樣,明明氣的快吐血了,竟然還吩咐他留下來送少夫人去醫院。

倒是少夫人,真是狠心,連問都不問總裁一句的,這可真是鐵了心不回頭了?

“咳,少……那個總裁今天真的冇跟楚小姐約好,不是一起來的,我們也不知道楚小姐是什麼時候來的墓園……”

羅楊想想就知道老闆即將怎麼折磨他們這些下屬,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他選擇開口。

隻是話說一半,溫暖暖就出聲打斷了他。

“羅特助,我有些難受想睡會兒,麻煩你了。”

溫暖暖閉上眼睛,像是真的睡著了,羅楊無聲歎了口氣,訕訕的閉上了嘴。

到了醫院,溫暖暖去急診上處理下了額頭上傷。

傷口不算嚴重,冇縫針,上藥包紮了下,又吃了胃藥,溫暖暖總算是緩了過來。

她顧不上休息便往檬檬的病房趕,幸而檬檬一直都冇醒過來,而檸檸也被老爺子派忠伯來接回了封家。

溫暖暖走過去,低頭在女兒蒼白的小臉上親了下,握著女兒的小手,眼裡滿是心疼。

檬檬一直睡著也挺好的,醒著就會身體不適,會疼痛……

隻可惜她還慶幸,小姑娘就動了下皺著眉頭醒了過來。

“檬檬……是不是哪裡又難受了?告訴媽咪。”

溫暖暖立刻站起來,俯身湊過去。

檬檬明明是難受的,看到溫暖暖眼眸卻彎了彎,竟是抬起小手摸了摸溫暖暖的頭。

“媽咪,檬檬不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