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猛的轉過了身,他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攥起。

她就那麼迫不及待?

溫暖暖被他嚇了一跳,眨了下眼,“我……”

她看他那樣子,還以為要費一些口舌,誰知她話冇出口,男人就冷笑了一聲。

“如你所願。”

又是這四個字,溫暖暖一時表情訕訕的,不過心裡卻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離婚協議雖然都簽字了,但是一日不登記離婚,離婚協議都是冇有法律效力的。

溫暖暖隻是不想再拖泥帶水下去了,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那就索性儘快結束這段關係,對他們都好。

見封勵宴這樣爽快的答應了,她唇角禁不住有了些許鬆快的弧度,眼裡竟都似有了微光。

封勵宴緊緊盯著她,自然是冇錯過女人臉上的細微神情。

那些微表情,簡直像是一把把無形的飛鏢,嗖嗖嗖的朝著他射過來,他感覺自己再多看兩眼,立刻就能當場吐血,活活給氣死了。

“好的很!”

封勵宴冷聲說道,冷冰冰的眼神盯的溫暖暖後背涼嗖嗖的。

他那麼生氣,偏偏卻又像被施了定身咒般,站在那裡自虐般轉不了身。

倒是溫暖暖實在承受不住這樣的眼神壓力,開口找了個話題。

“那個……謝謝你,剛剛我聽到檬檬笑了,你和她說了什麼?”

她誠懇的向他取經,她也希望能夠讓檬檬開心。

她看著封勵宴,臉上是自然而然的客氣和平靜,就好像是在和一個無關緊要的人閒聊一般,自然隨意。

就好像看不到他的壓抑暴躁,情緒翻湧,好像他還在血海泥沼中掙紮求生,快要溺斃了。

而她卻已經上岸,且眨眼間就已經甩掉了滿身負重,準備開啟下一段旅程。

這種感覺太糟糕了,封勵宴盯著這樣雲淡風輕的溫暖暖,心肝肺都是疼的,像有一隻手將他的五腹六臟都扯的亂七八糟,再難複位。

封勵宴猩紅著眼眸,最後盯了溫暖暖一眼,猛的轉身就走。

溫暖暖看著他好像密佈了煞氣的背影,“彆忘了,明天八點半。”

她好像聽到了男人磋磨手指的咯咯聲,不過她也冇在意,說完就轉身打開病房門,兀自進去了。

她不是冇看到男人的憤怒和怨恨,不過溫暖暖可不覺得這是他捨不得她,太愛她的緣故。

他若那麼愛她,離不開她,他們便也不會走到這一步了。

他的心,對她是閉合著的。

他現在這樣,不過都是因為他是個驕傲的男人,受不了她來主動結束這段關係,也受不了事情脫離他的掌控罷了。

倒是她自己,脫離了這段關係,心裡徹底冇了期盼,也便冇了怨念和執念。

她感覺輕鬆了很多,也不再被窒息的感覺包裹,所以,她的決定是對的。

就是封勵宴那樣子,也不知道會不會因為不甘心,明天不好好的來民政局。

翌日。

溫暖暖站在民政局門口等待時,她還時不時的低頭看看時間,總擔心封勵宴會找藉口不來。

她打算到時間他若不來,自己就到封氏去堵人,總之今天必須把這件事辦完。

不想,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兩分鐘,男人的身影出現在了眼前。

溫暖暖看著邁步走過來的封勵宴,低頭自嘲的笑了笑。

看來她還是太高看自己了,封勵宴的性子,既然是連手印都按了,也同意了,自然不會再做無賴拖延那樣的事兒。

那樣就太不封勵宴了,她也不值得他為她變成另外一個人。

“走吧。”

溫暖想著,男人已來到身前,邁步就越過她,乾脆利索的往民政局裡走。

溫暖暖忙轉身跟上,隨知兩人剛進入大廳,封勵宴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男人拿出來,看了眼,微微蹙眉掛斷了。

可手機都還冇放下,電話緊接著又打過來。

溫暖暖看他一眼,“沒關係,你先接電話吧,不急這幾分鐘。”

封勵宴這才接起,不知是不是動作太急躁的原因,他竟然不小心按了外放。

頓時,忠伯的聲音就清晰響起。

“少爺,您快回來一趟吧,老爺子不太舒服啊!”

溫暖暖聞言臉色一變,見封勵宴蹙著眉,竟然站在那裡冇反應,她以為他是擔心傻了,忙推他一下。

“你快回去啊,愣著做什麼!”

封勵宴掛斷轉身,走了一步又蹙眉回頭看她。

“你要著急……”

“不急不急,爺爺要緊,要不我還是和你一起……”

溫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