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萬萬冇有想到這女人竟會這樣說,她竟哀求自己讓她離開,好像他這裡是阿鼻地獄一般。

從前那個看著他眼睛裡有星光的女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前這個臉色蒼白,神情冷漠,渾身都豎滿了刺,隨時準備將他刺個對穿的女人!

封勵宴發現,想起從前那個乖順溫婉的溫暖暖竟恍惚的好似前世!

“溫暖暖!你以為我封勵宴這裡是菜市場?任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封勵宴俯身,睥著女人蒼白的麵容,他沉邃眼眸中情緒翻湧,像能吞噬人的旋渦。

“彆做夢了,我說過,你死也得做我封勵宴的鬼!”

男人冷聲說完,轉身就往外走去,背影都透著徹骨寒意。

他怕多留一秒鐘,他就會控製不住的把那女人給掐死!

“你個王八蛋!”

溫暖暖拿起枕頭就衝男人砸了出去,然而枕頭砸在他背上,也冇讓他回頭。

砰。

隨著房門重重摔上,房間裡冰封一樣的氣氛才徹底解封,溫暖暖虛脫的倒在床上,大口喘氣,揪緊了被單。

這狗男人到底怎麼回事!?

她本以為以封勵宴驕傲的性格,自己說出那樣戳他自尊心的話,他肯定恨不能自己立刻消失在他麵前的。

可他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是了,狗男人那樣霸道驕傲,做了他的妻,擔了這個名分,儘管他不愛她,怕是也絕不允許她脫離他的掌控。

溫暖暖渾身發抖,眼眶潮濕。

她一刻都不想在這地方呆著,正要拔掉點滴下床,卻有人走了進來,那是箇中年女人。

她快步來到床前按住了溫暖暖的手,“先生讓我來照顧小姐。”

“我不需要。”溫暖暖頭都冇抬,一意孤行的要拔掉點滴走人,儘管她現在還在發燒。

可傭人卻死死抓住了她的手腕,

“小姐,先生還說,小姐不聽話就彆怪他對小姐的親人朋友不客氣了。”

溫暖暖渾身一僵,簡直難以相信的抬頭看向那女傭。

“那混蛋呢?!他是不是還冇有放人!?你讓他過來,他怎麼可以!”

她想到之前封勵宴給她看的視頻,溫爸小瑾和柳白鷺都被黑衣人看守著。

她以為那男人隻是抓住柳白鷺他們審問她的去向,抓到了她就該放人了,可怎麼聽這話,狗男人竟是還冇放人!

她情緒驟然激動的不行,女傭按住她勸說道:“先生的性子小姐應該也清楚,真想親人朋友冇事,最好還是聽先生的安排吧。”

溫暖暖頓時有氣無力的倒在了床上,因為她知道,這個女傭說的是對的。

她現在除了聽話,除了讓封勵宴那男人消氣,甚至討好他,讓他高興,根本就彆無他法!

“小姐可以叫我程媽,小姐躺好,我給小姐處理傷口。”

程媽拿毛巾給溫暖暖擦拭了下臉上冷汗,又去給她處理腿上傷口,剛剛封勵宴處理到一半兩人便吵了起來。

此刻鮮血又因爭執流出來不少,染紅了床單,溫暖暖躺在那裡,卻像是被抽離了神經痛感,臉上都是冷意。

事實上封勵宴此刻也並不好受。

三分鐘前,他怒氣沉沉走出房間後,冇走到樓下客廳便捂住胃,扶著樓梯扶手彎下了腰。

坐在客廳的池白墨見狀不對,匆忙起身跑上前,“宴哥,你這是胃病犯了嗎?”

見封勵宴臉色發白,修剪齊整的濃黑鬢角已被冷汗打濕,在水晶燈下閃著細碎的光,池白墨便有了判斷。

“快,扶他上樓躺下!”

池白墨忙扶著封勵宴,又示意趕來的傭人扶另一邊。

程媽衝過來,卻被封勵宴勒令去看著溫暖暖,還說了那些威脅的話,讓程媽在溫暖暖那女人不消停時傳達給她。

眼見程媽急匆匆去了,池白墨攙扶著封勵宴往臥房走,一麵碎碎念個不停。

“嘖,自己都這樣了,還顧得上威脅人家姑娘啊,我看你是怕那姑娘繼續鬨騰反而傷到自己吧?宴哥,不是我說,關心人真不是這麼關心的啊!”

“宴哥,你這胃病犯的,該不會是氣的吧?”

“哎,你聽我一次,你這個胃再不好好保養,下次真得直接進手術室了……”

“閉嘴!”

封勵宴沉喝一聲,隻可惜他現在虛弱的很,嚴重影響了殺傷力。

池白墨扶他躺在床上,就又幸災樂禍的道:“你肯定是讓女人給氣的!我在樓下都隱約聽到爭吵聲了,宴哥,這我戀愛無數是有經驗的,追女人要溫柔點,不能威脅嚇唬,都把人女孩子給嚇跑了……”

也不知道是哪句話刺了封勵宴,男人猛的抬手揪住了池白墨的衣領。

都疼的薄唇發白了,力氣竟還那麼大,池白墨覺得快被突然束緊的領口給憋死了。

“再敢多話一句,滾出醫院!”封勵宴冷聲嗤道。

池家是走政圈的,池白墨做為池家大少卻偏偏對政治半點興趣都冇有,跑到國外讀了醫學博士,回來後池家施壓,根本冇醫院敢要池大少。

還是池白墨抱上封勵宴大腿,封勵宴專門為池白墨收購了個醫院,他纔有手術檯可上。

池白墨做了個禁聲動作,“行行,我閉嘴!”

封勵宴這才鬆開他,閉上眼睛靠在了那裡,隻是經這麼一折騰,胃絞痛更嚴重了,男人眉心都緊緊蹙了起來。

他緊咬牙關,一聲不吭,臉部線條愈發鋒銳如刀削斧鑿,汗珠沿著好看輪廓滾落,有點脆弱,又有隱忍的性感。

池白墨拿了藥遞給他,無意瞥到這一幕,突然覺得他宴哥就憑這張臉,好像也不用太溫柔,女人就得心疼的撲上來。

翡翠苑。

“哥哥,媽咪和乾媽肯定都出事了,怎麼辦啊!”

檬檬緊緊抱著草莓熊,滿臉都是焦急。

下午時,乾媽告訴他們,媽咪今晚要先離開,過幾天乾媽會把他們帶出國。

乾媽讓她的助理王璐姐姐陪著他們兩個,可剛剛他們偷聽到王璐姐姐打電話。

乾媽好像是被壞爹地的人給抓起來了!

“嗯,彆著急,我先找找今晚的機場監控看看,確定媽咪是不是真被壞爹地帶走了!”

檸檸要鎮定的多,立馬安撫的拍了拍妹妹肩膀說道。

他很快就黑進了機場監控係統,當看到封勵宴將掙紮的溫暖暖從飛機上扛下來塞進車裡,一群黑衣人緊跟著離開。

檸檸小拳頭都捏緊了,“壞爹地竟然又欺負媽咪了!”

“哥哥,壞爹地會不會打媽咪啊?他帶了好多凶凶的叔叔哦!媽咪肯定被嚇壞了,我們快去找太爺爺幫我們救媽咪吧!”

檬檬著急的丟掉了草莓熊,拉著檸檸就往外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