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被溫熱的毛巾擦拭過麵龐,感受著那透過熱毛巾傳來的女人素手的溫度和溫柔。

他的心裡隻覺像乾裂的土地總算被細雨滋潤過,熨帖舒服。

當溫暖暖給他擦好臉,將毛巾拿開時,就撞上了男人那雙含笑的深邃眼眸。

從前他的眼眸總是深沉的看不見,晦暗不明的讓她永遠都看不懂他的心思。

如今他的那雙眼眸依舊深邃,但是卻總是過分的專注和灼熱,讓她比從前更看不懂了。

溫暖暖忍著不適,將毛巾丟回了盆子裡,說道,“我去再換一盤水來,再擦身上。”

她知道他潔癖很嚴重,估計現在身上有傷,醫生不讓洗澡就挺難受了,用擦了臉的水再擦身上,估計這位大少爺龜毛的連他自己都要嫌棄。

然而她的手卻被封勵宴給握住了,他聲音輕柔。

“水還乾淨著呢,我可不捨得讓我老婆太勞累。”

溫暖暖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封勵宴這話說的……也太不像他了!

他從哪兒沾染來的,這油嘴滑舌的毛病?

不對不對,她都被他給帶偏了,重點是他們已經離婚了,他怎麼反倒一口一個老婆的叫上了?

從前冇離婚時,都冇見他這樣肉麻的。

溫暖暖端著水盆的手都晃了下,差點將水給晃出來,她蹙了蹙眉,抬眸看向封勵宴。

她深吸了一口氣,將水盆放回了桌上,認真又清冷的目光注視著男人,一字一頓的道。

“封勵宴,我們離婚了,我現在肯來照顧你,也不是……我想要和好的意思,隻是因為你現在需要人照顧,因為你幫檬檬請來了米歇爾醫生,我心存感激,想要謝謝你……”

封勵宴臉上的笑意,瞬間便因為這女人無情又疏離的話給一點點擊碎了。

他沉默的咬緊了牙關,下頜線更為淩冽起來。

溫暖暖也是這時間才發現,他真的消瘦了不少,使得原本就淩冽的臉部線條越發刀削斧鑿般寒冽,抿著薄唇沉默看人的模樣比從前更有氣勢,有種不近人情的冷感。

可她卻也是鼓起勇氣說的這些話,她想要闡明自己的態度,因為封勵宴他好像是誤會了什麼。

“我剛剛那樣哭,也不是像你以為的那樣,我還愛著你心裡有你。我承認我心裡是有你,但是和從前的那種有已經不一樣了,而是……”

“更像親情的一種存在,畢竟你是我曾經的丈夫,是我喜歡追逐了那麼多年的男人,也是我兩個孩子的爹地,即便是愛情冇了,也還有彆的感情,就像哥哥……”

溫暖暖想著措辭,話冇說完,男人的臉色卻愈發陰沉了下來。

溫暖暖感覺他的周身都浮動著一股戾氣,那雙深邃的眼眸也全然冇有了方纔的那種溫情笑意,取而代之,是一股似能吞噬人的猩紅躁動。

他猛的甩開了緊握著的她的手腕,冷聲打斷了她的話。

“哥哥?嗬。”

男人說著猛的擒住了她的纖細腰肢,用力一帶,溫暖暖便不受控製的跌趴在了病床上,半靠在他的懷裡,離的很近很近。

她抬起頭,氣惱的瞪他,男人卻抬手直接擎住了她的下巴。

他的氣息突然逼近,鼻息相觸,男人略勾了下薄唇,冷笑著道。

“怎麼,你也想做我妹妹了?不是一直覺得我認的妹妹都是情妹妹嗎?就像是楚恬恬一樣,現在你倒上趕著來做我的情妹妹?”

溫暖暖臉色瞬間難看了下來,被他這惡劣的話,冷然嘲諷的語氣,氣的胸口發悶。

更難受的是,他之前口口聲聲的說把楚恬恬當妹妹,親妹妹一樣看待的。

怎麼現在倒是又一口一個情妹妹了?他怎麼好意思提楚恬恬,提起楚恬恬,溫暖暖便又像被扯進了那段窒息的婚姻裡般。

她小臉冰冷,伸手去扯他按在她腰間的手,聲音都怒極帶了微顫,憤道。

“我冇做你什麼情妹妹的嗜好!你說的對,我們這樣的前夫前妻的關係,最好就是老死不相往來,省的將來你有了新的戀情,彆人看到你還和前妻保持聯絡,或者再用什麼當親妹妹一樣解釋,人家女孩能給噁心死了!既然是這樣,以後我們便當彼此是陌生人好了!”

溫暖暖掰開了封勵宴的手,猛的撐起身子轉身便要出去。

她覺得她根本就不該被池白墨說動,答應來這裡照顧封勵宴。

她和這個男人根本就做不到和平相處,他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明明不到十天前,他們上次見麵還是辦理離婚手續的現場。

可是這次見麵,他就又一副冇離婚的模樣,搞得她都覺得是不是她的記憶錯亂,他們根本就冇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