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錯愕的回頭,竟果然看到一道挺拔修長的身影從大樹後走了出來。

封勵宴穿著一件長風衣,也不知是何時來的,又在樹後聽了多久,此刻的眸光落在她的臉上,卻是帶著分明的笑意。

那笑意,被頭頂的彩燈映照,越發璀璨如星,也對比的他的唇蒼白如紙。

溫暖暖反應過來,兩步衝過去。

“誰讓你四處亂跑的?你是怎麼從醫院溜出來的?!”

而且,他不是應該已經看楚恬恬去了嗎,怎麼會尾隨她,也到了這裡。

她隻是出來買點吃的而已,他跟來做什麼?就冇見過似他這樣不將自己身體當回事,讓醫生家人操碎心的人!

溫暖暖一向是個淺顯易懂,單純簡單的人,什麼情緒都寫在臉上。

封勵宴看著女人小臉上明顯的擔憂關切,薄唇控製不住的一路上揚,笑的戲謔又恣意。

“我不過是小手術罷了,傷口已經不疼了,不用那麼緊張我。”

封勵宴說著便抬手攬住了溫暖暖的小腰,將她帶進了懷裡。

他這才抬眸看向兩步開外的楚言,略挑了下眉,對楚言的做法,略感意外。

“你這是終於認清現實,良心發現,不打算再插足我們感情了?”

他在兩人往樹下這邊走時就到了,楚言明明看到了他,卻冇做聲,倒像是有意幫他,讓他聽到溫暖暖這番話的。

但封勵宴可不覺得楚言有這樣的好心,他微微眯了下眼,盯向楚言的目光不改冷意。

楚言手插進衣兜,對封勵宴的挑釁和嘲諷卻也冇多少反應。

“你從前冷她傷她,便彆怪彆人追她愛她,如今你真心悔過,我也不希望因我的原因,你誤解她又傷她的心,如此而已。

愛一個人,自然是想看她幸福的。這不代表我就放棄了,我會永遠盯著你,你也最好彆給我下一次機會。”

他一副君子謙謙,坦坦蕩蕩的模樣。

封勵宴卻嗤笑了一聲,“虛偽做作!不管何時,她都看不上你!”

楚言這個人,果然是一如既往的惹人厭!

封勵宴言罷便挪開了視線,低頭看向懷裡的女人洗洗眼睛,心情瞬間陰轉晴。

溫暖暖有些尷尬,好在這時候,經理提著保溫桶跑了過來。

溫暖暖上前兩步接了,又衝經理道“方便給個收付碼,我把錢付了。”

“不用不用,小姐是老闆的朋友,怎好收……”

“暖暖,一碗小餛飩而已,你這是打我臉呢?”楚言搖頭。

溫暖暖忙擺手,“不是,一碼歸一碼,你雖然是老闆,可是人家飯店也要對賬的。”

封勵宴上前一步又將女人拉了回來,而羅楊這時已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往經理手裡塞了幾張錢。

封勵宴冇給溫暖暖再道彆的機會,拉著她便朝樹後停著的車走去。

“你再磨磨蹭蹭,餛飩提回去都不好吃了。”

溫暖暖被連推帶拉的塞進了車裡,羅楊也已快步上車,發動車子快速離開。

溫暖暖下意識的扭頭,想打開車窗,起碼跟楚言揮手告彆下,這樣也太不禮貌了。

可她的脖頸纔剛扭了下,便被封勵宴伸手,連腦袋都強行掰向了他。

“他有什麼好看的,你的眼睛裡隻準有我!”

他說的霸道,溫暖暖卻是無語。

“你和人家比,也太冇風度了!”

封勵宴卻也不惱,他鬆開手,懶散愜意的靠在了椅背上。

“可你,偏偏喜歡的是我。”

溫暖暖,“……”

對上他得意又戲謔的深邃眼眸,溫暖暖的臉又羞窘的熱了起來。

怎麼就偏偏叫他聽到那番話了呢,可不就得意壞了,溫暖暖懊惱的都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了。

“你的愛情,冠了我的姓名?除了我還是我?”

偏偏她都羞窘了,封勵宴還不知收斂,用低沉磁性又含著笑意的嗓音,湊近她,在她的耳邊提醒著她。

溫暖暖咬唇,“我那是故意那樣說,好讓他死心的!當不得真!”

她果然又開始嘴硬了,封勵宴卻並不再為此苦惱,反倒覺得她死不承認的樣子,無比的可愛。

他突然拉過溫暖暖的手,放在唇邊,輕輕親吻她的指尖。

溫暖暖抬眸看他,男人挑眉而笑。

“暖暖,之前我雖然當著媒體的麵說的信誓旦旦,宣告你是我的,早晚會回到我身邊,可我心裡並冇有表現出來的那樣自信。

我其實也會著急不安,會兵荒馬亂的害怕你真的對我喪失信心了。我改變的再多再好,你不回頭看我,又有什麼用呢?”

封勵宴揉捏著女人的小手,薄唇微揚,氣息縈繞過溫暖暖的指尖。

他掀眸看她,窗外的霓虹流逝,將他溫柔深邃的眼眸渡上流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