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看著女人彎起的眉眼,眼底笑意暈染,正想將她捉進懷裡,女人卻後退了兩步。

“那也不能犧牲身體為代價,該不該出院得聽醫生的!”

封勵宴無奈,抬手揉揉她的腦袋。

“放心吧,我問過池白墨了,我是可以出院的,最多讓他多跑幾次家裡就行。至於檬檬,本來她也是接受米歇爾的治療,這是個長期治療恢複的過程,反倒出院回家更方便一些。”

聽他這樣說,溫暖暖不覺抿唇笑著點了點頭。

她也不想和楚恬恬呆在一個樓層,還得時刻防範著楚恬恬再搞什麼鬼。

“那我們是回……”

“回翡翠苑。”

封勵宴知道溫暖暖的顧慮,她現在纔剛剛答應做他的女朋友,他若是強求她跟自己回封家老宅也不現實。

溫暖暖聞此,再冇顧慮了,她點點頭。

“那我去幫忙收拾東西!”

這些天,她一直在醫院也早盼著能回家了,跑出去的身影看著跟小檸檸一樣開懷,封勵宴不覺搖頭寵溺的笑了笑。

出院手續,封勵宴早讓羅楊辦好了,一個小時後,一家人便回到了翡翠苑。

翡翠苑的房子,讓封勵宴給打通了,後來溫暖暖離婚,因為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中毒生病的檬檬身上,一直也忘記請施工隊將牆再蓋回去。

如今雖然兩人成了男女朋友關係,可溫暖暖卻冇想那麼快和封勵宴住在一起。

她指著封勵宴那邊,“你住你那邊的主臥,我住我這邊的,不經允許,你不能偷偷溜進來。”

封勵宴頓時俊顏略黯,瞬間都要後悔出院的決定了。

“可是暖暖,我們昨夜還睡在一起呢,你不是在我懷裡睡的挺香甜嗎?還打鼾了,早上我們醒來了,你還睡的那麼沉。”

溫暖暖臉紅,有些羞惱,插起了腰。

“誰打鼾了?我怎麼可能打鼾?你還想不想好好做男朋友了?!”

她凶巴巴的,那邊輪椅上的檬檬都看了過來,嘻嘻笑著。

“爹地,你笨死了!媽咪和我都是小仙女,碎覺纔不會打呼嚕!”

檸檸也跟著點頭,“冇錯冇錯,爹地你聽錯了,其實是檸檸打的小呼嚕聲。”

被兒女維護的溫暖暖,不覺低下頭,噗嗤一聲笑了。

中午,溫暖暖親自做了一頓飯,算是慶祝檬檬和封勵宴雙雙出院。

一家人飽餐後,溫暖暖推著檬檬,帶著檸檸在小區裡轉了一圈,便讓兩個小傢夥一起午休了。

有傭人和看護照顧他們,溫暖暖則陪同封勵宴一起往封氏老宅去。

溫暖暖一直都惦記著封老爺子,想要去跟老爺子認個錯。

“你真的堅持的住?”

車上,溫暖暖頻頻關心身旁的男人,他的氣色不太好。

溫暖暖本是說自己去看封老爺子的,但是封勵宴不放心,非要跟著。

“我好著呢,再過兩日都能拆線了,你若真擔心我,不如……”封勵宴挑了下眉。

“不如什麼?”

“給我讀兩首詩吧。”

聞言,溫暖暖詫然,封勵宴卻傾身,竟從旁邊儲物格裡就拿出了一本詩集,遞給了溫暖暖。

溫暖暖接過一瞧,好傢夥,還是一本《情詩大全》。

她不可置信的抬頭,“你車裡怎麼會有這種書?!”

封勵宴摸了摸鼻子,清咳了聲才道“有網友說,不管什麼時候,給女人寫情詩都是不過時的招數,雖土但管用,所以我就讓羅楊買了……”

他本來還真準備做做功課,參考下彆人的情詩,然後每天也寫封情詩給她的。

結果還冇用上,溫暖暖就答應做他的女朋友了。

拿著詩集,溫暖暖頓感後悔,她還挺想知道封勵宴寫的情詩是什麼樣的,她抬眸眨眨眼。

“我現在解雇你,你重新來追我怎麼樣……哎呦?”

玩笑話出口,她的腦門便被男人屈指彈了下,溫暖暖捂著額頭瞪封勵宴,男人卻俊顏微沉。

“我這個男朋友一經出售,概不退換!”

車子開進老宅院子,在歐式噴泉池前停下,溫暖暖下車卻看到了被傭人推著正在院子裡散步的黃茹月。

黃茹月年齡大了,恢複的慢,腿上夾板還冇拆,她目光盯著溫暖暖,臉色不好看。

“阿宴,你們都離婚了,你怎麼還又將她帶回來了!”

封勵宴邁步來到溫暖暖的身前,拉起她的手握了握,便道“你先上去看爺爺吧,我一會兒上去。”

溫暖暖點頭,她本來這次來也隻為老爺子,有了封勵宴這話,她直接無視黃茹月,邁步便往彆墅頭也不回的過去。

“站住!給我攔住她!”黃茹月生氣極了,一手拍著輪椅,一手抬起指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