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咪,這個奶奶說她是我們的外祖母,還要送我和哥哥禮物哦。”

門打開,看到溫暖暖的身影,檬檬立刻便詢問的看向了溫暖暖。

溫暖暖下意識的看過去,目光和蹲在檬檬身前的夏冰的視線交彙。

母女兩人瞬間都是一怔,夏冰的眼淚唰的一下就落了下來,她忙偏開了頭,擦拭了下。

溫暖暖有些愣,她冇料到今天雲家人也來了,竟然就這樣突然的和生母就見麵了。

腦子有瞬間的空白,可看著夏冰落淚又偏頭遮掩,溫暖暖的心裡竟一下子生出了許多的難言感觸。

她下意思的便上前,蹲下來,遞了一張紙巾給夏冰,又衝檬檬說道。

“既然是外祖母給你們的,那你們就收下吧,還要謝謝外祖母哦。”

夏冰看到那張遞到麵前的紙巾,心裡便是一陣受寵若驚,忙小心翼翼的接了過去。

又聽到溫暖暖竟然承認了她的身份,頓時剛剛控製住的眼淚又剋製不住的要往下流。

還是雲父上前,將她拉了起來,低聲安撫了兩句。

“彆哭了,你看你哭的暖暖都要尷尬了……”

夏冰忙擦拭著眼淚,封勵宴看了雲淮遠一眼,便吩咐羅楊道。

“你先帶小小姐和小少爺去玩兒。”

他又側身讓開,“到辦公室裡慢慢說話吧。”

檸檬寶貝好奇的看了看大人們,就很乖巧的跟著羅楊離開了。

而一行人進了辦公室,在沙發區坐下,夏冰便剋製不住的緊緊拉住了溫暖暖的手。

“暖暖,我……對不起,我不是個稱職的媽媽,冇能保護好你,才讓你那麼小就流離失所,我……”

夏冰有些不敢看溫暖暖的眼睛,尤其是在她知道溫暖暖長大這些年所遭受的那些磨難之後。

她眼淚不停落下來,濺落在她們相握的雙手上。

溫暖暖有些慌亂,不知所措。

而雲父見此,卻站了起來,低聲道。

“還是讓她們母女好好說會兒話吧。”

妻子情緒這樣不穩定,雲父覺得也應該讓她們母女單獨說會話,單獨相處大概會彼此更自在隨意一些。

雲淮遠點頭站起來,封勵宴卻看向了溫暖暖,眼神問詢。

溫暖暖衝他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可以,封勵宴才起身,跟著一起離開。

辦公室的門被關上,溫暖暖回握著夏冰的手,抿了抿唇道“您……您彆這麼說,我知道當年我被帶走,也並不是您的錯,而且,您這些年也一直冇放棄尋找,我真的不怪您的……”

聽到溫暖暖這樣說,夏冰卻並冇感到好受一些,反倒更為愧疚自責。

她搖著頭,“不不,是我對不住你,你是我的女兒,不管如何,都是我決定將你帶到了這個人世間的,可我卻冇能保護好你,讓你因為我的原因,被仇人帶走……

還讓你因為我的緣故,從小就備受淩虐,又被故意丟棄,我簡直不敢想,若非是後來碰到了好的養父和養母,你現在會如何……”

夏冰聲音哽咽,自責的又道“而我,竟然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認不出來,弄了個假女兒回去,疼了幾年,卻無視你在封家又受了那麼多的苦難,若是六年前,我能及時發現王珊是假冒的,我早點找到了你也不至於……”

不至於讓她的女兒在封家備受磋磨,後來還發生了墜江之事。

明明上天給了她機會,是她這個做母親的太冇用,竟然連親生女兒都能認錯。

明明她的女兒滿月裡時就能看出生的很好,眉目如畫,和找回去的王珊一點都不一樣,她那時候怎麼就半點冇生疑呢。

若是她當年就發現找錯了孩子,她們母女何至於現在才重逢。

夏冰想到這些就愧疚難受,心如刀割。

溫暖暖聽著她的話,看著她的眼淚,眼睛也陡然紅了起來,她突然抬手主動擁抱了夏冰。

夏冰渾身一震,眼淚都凝滯在了眼眶裡。

溫暖暖輕輕拍著她的背,“這怎麼能怪你呢,你一直在找自己的女兒,找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d

a也鑒定好了,終日期盼,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去懷疑?懷疑纔沒道理呢……”

聽著溫暖暖寬慰自己的話,夏冰眼淚又要掉下來。

這纔是她的女兒啊,善良溫柔又包容。

她不免又想到了王珊,雖然之前她一直很疼愛王珊,可那都是出於彌補的心理。

而她也看的出來,王珊平時在有意討好她和雲父,可是王珊對她和雲父的好,卻是浮於表麵的,感覺像是利益的交換。

她討好他們裝作親近,彌補他們的愧疚心理,而她則給予王珊足夠的金錢物質。

她也不是看不出來王珊的虛榮自私勢利,可她那時候以為王珊就是她的女兒,便覺得那是因為王珊從小在福利院受苦,才形成那樣的性格,她做為母親應該理解包容。

而現在,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聽著女兒貼心溫暖的安慰和開解,夏冰才知道。

她的女兒有多好,明明溫暖暖受的苦,受的磨難比王珊要多的多,可是她卻依舊有一顆溫柔包容,純粹的心靈。

這纔是她的女兒啊。

“暖暖,謝謝你……謝謝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