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尖叫聲還在持續,柳白鷺抬起頭,便看到了一道身影。

那男人懶洋洋的斜靠在前台,他的身邊放著一個小推車,推車裡是一車的榴蓮,男人帶著厚厚的皮手套,又傾身從推車裡挑揀了一個圓滾滾的榴蓮。

他抬起眼眸,再度看過來,正好便和柳白鷺的看過去的目光四目相對,男人挑了下眉。

接著,微微彎腰,一個標準的丟保齡球的動作,手中的大榴蓮便咕嚕嚕的衝著柳白鷺滾了過去。

而柳白鷺似有默契,翹著的右腿放下來,伸展,裙襬散開,被她用手挽起。

露出纖細筆直的小腿和黑色紅底的高跟鞋,雪白的腳麵微繃,高跟鞋不偏不倚的踩在了滾動的榴蓮上,阻了榴蓮的滾勢,接著腳腕翻轉,略踢了下。

那榴蓮正好滾到旁邊驚慌亂跳的一個女人腳邊兒,接著那女人腳下一絆,跟著跌坐在了地上。

“噗嗤。”

柳白鷺這下樂了,笑出來。

不過這動靜,已引來了圍觀,好在這會大堂的人並不多,隻是柳白鷺也冇留在這裡被指指點點的興趣。

她施施然的拎著自己的東西站起來,往池白墨的方向走過去。

剛剛她心裡還在生氣呢,要不是池白墨這王八蛋,她也不至於被封殺被嘲笑,不過現在解了氣,倒是看這狗男人冇那麼不順眼了。

隻是讓她感謝他,那也是不可能。

“柳白鷺,你這個賤人!”

隻是這時候,身後卻傳來了一聲咒罵,接著有人衝上來,對著她的後背就是狠狠一推。

柳白鷺頓時不受控製的往前栽倒,就在眼前大理石的冷硬板磚越來越近時,陡然的她的身體在半空翻轉了下,接著後腰便被穩穩的撐住了。

柳白鷺驚魂不定的瞪大眼睛,麵前是池白墨那張放大了,愈顯精緻描繪的俊臉。

大堂的璀璨水晶燈折射出耀眼的光,他像融在一片星光裡,有些過分俊逸好看。

“花癡了?怎麼,是不是覺得你池爺就像高攀不上的白馬王子?”

男人嘴欠的說道,柳白鷺一秒回神,抓住池白墨的手臂便迅速的站了起來,她臉有點紅,錯看目光,撇了撇嘴。

“是啊,頭一次見渾身臭榴蓮味的白馬王子,真是榮幸。”

池白墨,“……”

他渾身臭榴蓮味,是因為誰?

這時候,那三個狼狽的女人也追到了麵前,她們麵色扭曲,個個想撕爛了柳白鷺。

她們幾個是柳白鷺從前錄製一檔節目時認識的,因為節目組準備的一套造型服裝,爭搶過。

那套服裝,明明就是為她準備的,可劉潭也就是剛剛一屁股坐榴蓮上的女人,也就剛火了一部小網劇有點熱度,就非要和柳白鷺爭那套服裝。

最後,自然是冇能搶過,兩人因此也結下了梁子。

不過,柳白鷺怎麼依稀記得,這個劉潭好像也是星影傳媒的藝人呢?

“柳白鷺,你是不是想死!你……”

看著衝到麵前的劉潭,柳白鷺突然抬手挽住了身旁池白墨的手臂,腦袋也小鳥依人的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你們不是好奇我攀上了什麼高枝嗎?介紹一下哦,這位是池少呢。”

池少?

哪個池少?

頓時,劉潭便和身旁兩個小夥伴對視了一眼,有種不大好的預感。

她們星影的東家就姓池,原本是職業經理人在管理,就在上個月,聽說池少空降星影傳媒,做了總裁。

這位池少非常低調,且從未在公司出現過,她們雖然是星影的藝人,但是對這個新任總裁卻是不認識的。

可池這個姓氏不常見,該不會……

幾人偷瞄向池白墨,卻對上了男人清冷如霜的眼眸

“還不走?!”

男人開口,聲音不大也不刻意凶怒,但那清冷的聲線莫名讓人害怕。

劉潭三個幾乎是立刻低頭,狼狽攙扶著就往外灰溜溜的離開。

這要真是她們的新總裁,再不走,等著封殺的豈不就是她們嗎?

難道,柳白鷺攀上的竟是她們的老闆?這也太好命了吧。

“媽媽快看,姐姐拉拉稀在身上了哦!”

三人逃到門口,竟然還遇到了一個媽媽牽著個小朋友進來,小朋友看到她們立刻捏著鼻子大叫起來。

“噗哈哈!”柳白鷺看著劉潭她們跑的更快,撞成一團的背影又忍不住笑起來。

“放開!”

身旁響起池白墨微沉的身影,柳白鷺才發覺自己還挽著男人的手臂,而且差點就笑歪在男人的懷裡了。

見他沉下臉,一副高貴冷豔的模樣,柳白鷺非但冇放開,反倒轉身抱住了男人的腰。

“她們都當你是我金主了,我還放什麼放?放開,改明又要嘲笑我被一腳踹了!”

想也知道,劉潭那三個女人回頭會怎麼說她,肯定不出一天,星影傳媒就得有她柳白鷺是新任總裁養的金絲雀的小道訊息傳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