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隻是不想要大家抓著溫家和封家的關係這個話題深究,故意忽略了問題中的重點。

然而夏冰竟然立刻笑著反握住了溫暖暖的手,接話道。

“對啊,這話可不能亂說,封少隻是前夫而已,我女兒現在還是雲英未嫁呢,我啊,好不容易纔將她給找尋了回來,是真捨不得她遠嫁,要是將來能一直留在南城我們的身邊,真是做夢都能笑醒!”

溫暖暖,“……”

她剛剛那話,也不是這個意思啊。

然而夏冰不等大家再問,就笑著點點頭,挽著溫暖暖的手將她帶離了。

身後傳來隱約的議論聲。

“怎麼回事?雲家這位小姐是準備在南城擇婿嗎?”

“聽起來是這樣子啊,這可真是意外了,和雲家聯姻的機會可要好好把握啊。”

雖然溫暖暖和封勵宴都有了孩子,但是不少夫人一思量卻並不在意。

一來溫暖暖看起來就很受重視,和雲家結親聯姻,好處多多。

二來,溫暖暖的兩個孩子是封家的子嗣,就算她帶著兩個孩子嫁人,那也不愁嫁啊,他們也都不是缺錢養孩子的人家,養著封家的孩子隻有好處冇有壞處。

更何況,溫暖暖本身還是個大美人,看著性子氣質都還不錯。

因此,冇片刻,雲家有意要給新認回來的千金擇婿,今晚其實就是個相親宴的訊息就悄悄的傳播開來了。

而溫暖暖被夏冰帶著離開,聽著身後那些議論聲,頓時就頭大了,她低聲和夏冰說著。

“媽,我和封勵宴雖然冇複婚,但是冇分手啊,他確實不是我老公,但是還是男朋友的!您剛剛那麼說不合適啊。”

簡直她給親媽解圍,親媽給她挖坑啊。

想到樓上的某人,溫暖暖頭就更大了。

“知道,知道你們冇分手,但是多幾個追求者對比對比也是可以的嘛,有競爭纔有危機感,我看你那個封少啊太不會疼人了!”

彆以為她冇看出來,這幾天估計又是吵架了,看溫暖暖那狀態就不太對。

女兒都被黃茹月害的落海流產,還回了孃家,封勵宴不好好哄就算了,竟還氣女兒。

這怎麼能行!

夏冰想想就生氣,她還是希望溫暖暖能生活在南城,起碼有她在,就不會讓人欺負到女兒的頭上,就算將來她不在了,圓圓也能護著妹妹。

“媽……”

溫暖暖明白夏冰的心意,可她和封勵宴糾葛的太深,若是能捨棄不愛他,她也不會走到這一步。

夏冰看著她那樣就恨鐵不成鋼,捏捏她的手臂。

“好了好了,媽都知道,媽也不強按著你的頭去和彆人結婚,你就今晚彆想著他了,就當氣氣他,哄哄媽媽,讓媽媽高興高興?”

溫暖暖,“……”

她怎麼不想,這會兒那男人就藏在樓上呢,鬼知道他一會兒要做什麼。

看著興奮到滿臉笑容的夏冰,溫暖暖張了張嘴,還冇能告密呢,夏冰的計劃已經湊效了,三個西裝革履,看起來風度翩翩,各具特色的青年男子拿著酒杯,朝這邊走了過來。

夏冰輕笑著推了溫暖暖一下,“彎彎,你們年輕人認識認識,聊一聊,媽媽就先去招呼自己的朋友了啊。”

她說著又衝其中穿深藍色西裝,個子最高的男人開口道。

“彎彎,這位是你大哥的同學淩氏的淩總,和你大哥關係很好的,小寒啊,你可要幫伯母看著點彎彎啊,她身體最近不太好,可彆讓人勸她酒。”

夏冰是有些驚喜的,她剛剛說了那樣的話,現在主動靠近溫暖暖的自然都是有點好感和追求意思的。

她是真冇想到淩墨寒竟也在其中,淩墨寒是雲淮遠的同學兼好友,腦子好,比雲淮遠還小了兩歲,配溫暖暖剛剛好。

淩家是外交世家,家風清正,父母開明。

淩墨寒雖然冇走家裡的路子,也成為外交官,反倒從了商,但是他年紀輕輕的就創下了自己的產業,是商場新貴,短短幾年就抓住機會完成了資本積累,前途不可限量。

關鍵還相貌堂堂,又知根知底的,絕對不是私生活混亂的那種男人。

“伯母放心吧,淮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會照顧好的。”

淩墨寒生了一雙桃花眼,笑著衝夏冰說,可目光卻落在溫暖暖的身上,似乎自帶深情效果。

夏冰滿意一笑,立刻就轉身撤退了。

“彎彎是小名嗎?倒是和你哥哥圓圓挺兄妹的,我比你大幾歲,能叫你彎彎嗎?”

淩墨寒衝著溫暖暖笑的溫和,溫暖暖隻覺頭大,略尷尬的笑了笑,指了指不遠處的檬檬道。

“我孩子都那麼大了,父母叫我小名就算了,淩總還是饒過我,在孩子麵前給我留點威嚴吧。”

她拒絕的委婉,淩墨寒怎麼可能聽不出她的疏離,還有故意提醒他,她是有小孩的女人,對他不感興趣。

他桃花眼微眯,非但冇打退堂鼓,反倒目光更亮了一點。

剛剛她隨著夏冰出來,他就挪不開眼了,她今晚無疑是豔壓群芳的存在,身上有種獨特的氣質,當然容貌也完全符合他的審美。

隻可惜,他對美人一見鐘情,美人卻好像並冇有看上他。

不過,淩墨寒肅來是一個喜歡挑戰的人,還從冇有被女人拒絕的這麼乾脆,毫不考慮過。

這倒激起了他的勝負欲來,這又是好友的妹妹,近水樓台先得月,他不著急。

“哈哈,你說的有道理,那我便直接叫你的名字吧,溫暖暖?也很好聽,很符合你的氣質,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淩墨寒,很高興認識你。”

淩墨寒說著伸手,他是客人,又是哥哥的同學好友。

溫暖暖自然不能不給這個麵子,便落落大方的笑了下,伸出手和他握了下。

淩墨寒很紳士,隻握著她的指尖,輕觸了下便優雅放開,笑著帶她認識一起過來的另外兩位男士。

而溫暖暖等他們做了自我介紹,正想要找藉口離開,誰知這時候宴會廳的燈光突然一下子熄滅了,四下陡然安靜的落針可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