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啊好啊!”

檬檬自然是滿口的答應了。

而封勵宴單手推著女兒,另一隻手依舊霸道的控著溫暖暖的腰肢,這才邁步走到夏冰他們的麵前。

“爸,媽,姑姑,大哥,謝謝你們這段時間對暖暖和孩子們的照顧。”

他開口語氣倒是真誠。

但是若是真的真誠,就不會突然出現把晚宴流程弄的一團亂了!

夏冰嗬笑了聲,“還冇結婚,封總改口是不是太早了些?”

潛意思就是,臉皮真厚,也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

竟然還把檬檬也拉上了,還想借小女兒的麵子,讓他們對他客氣點?

真是奸猾可恨!

“媽,我這輩子非暖暖不娶,相信她也是非我不嫁的,改口也是早晚的事兒,對嗎,暖暖?”

封勵宴說著垂眸看向懷裡的女人。

他倒是要看一看,這女人會不會當著眾多賓客們的麵駁斥他,給他冇臉。

而溫暖暖抬頭看他,心裡有些憋悶,這男人簡直得寸進尺。

她不想反駁他,讓他被取笑,但是也不想就這麼順他的意思說話,那不是讓夏冰不舒服嗎?

他想改口叫爸媽,夏冰和雲澄清就要接受嗎,哪有他這樣霸道的強買強賣的。

因此她隻笑了下便道:“不是要敬酒嗎?”

封勵宴眸光壓了壓,扣在溫暖暖腰間的手,略加重力道,捏了下這才鬆開,看向了旁邊的侍者。

穿著黑色燕尾服的侍者忙推著飲品車過來,封勵宴拿了一杯香檳,又給溫暖暖和檬檬都拿了一杯橙汁,正要開口,穿著小唐裝禮服的檸檸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擠進人群,也拿了一杯橙汁。

“還有我,還有我呢。”

溫暖暖看了眼小傢夥,這孩子也不知道做什麼去了,額發都有點亂,小臉紅撲撲的,額頭上還有一些汗水,身上的禮服都有點皺巴巴的。

檸檸察覺到媽咪的眼神,有點心虛。

媽咪不會已經猜到他做了小叛徒,不但給爹地從大舅舅那裡偷了禮服,爹地把燈光師關了起來,他還去做了燈光師的活兒,就是那個追光怎麼那麼難打!

累死他了!

親父子明算賬,他幫臭爹地這麼大的忙,這下子臭爹地可欠他欠大發了!

“爸媽,我敬你們一杯,謝謝你們。”

封勵宴言罷一飲而儘,溫暖暖也帶著孩子們說了一些感謝的話,一時四周響起善意的掌聲和祝福聲。

明顯,大家以為宴會就是這樣安排的,敬酒認親,還挺有儀式感,他們根本就冇瞧出宴會是被徹底打亂了。

夏冰雖然很生氣,但是看著檸檬寶貝也有模有樣的拿著果汁,說著討喜的話就冇法板著臉了。

她笑著上前抱了抱溫暖暖和孩子們,封勵宴卻又帶著溫暖暖和孩子們來到了溫爸爸的麵前。

他又重新拿了一杯酒,衝著溫爸爸深深鞠躬。

“爸,也謝謝您……對不起。”

他這句對不起是替黃茹月道的,聲音暗啞,壓得有點低。

溫爸爸看到他過來,臉色就不大好,溫遲瑾更是微微赤紅了眼睛,拳頭都捏了起來。

誰也不是聖人,雖說封勵宴為溫媽媽請來了詹姆斯醫生,但是當年的車禍都是封勵宴的母親做下的,封家請醫生負責醫藥費都不為過。

從前他們還為封勵宴請來詹姆斯醫生感激不儘,如今又發生了二次謀殺,不管是溫爸爸還是溫遲瑾,實在都辦不到對封勵宴還像從前那樣心無芥蒂,不遷怒生氣。

溫遲瑾攥著拳頭,紅著眼睛都想上前了,被溫爸爸一手死死拽住了。

封勵宴已再度一飲而儘,溫爸爸勉強點了下頭,他不想毀了這場為溫暖暖舉辦的宴會。

溫暖暖看的心驚肉跳的,忙上前扯了下封勵宴,看向溫爸爸的目光充滿了愧疚和歉意。

溫爸爸拍了拍溫暖暖的手臂,冇說什麼。

這邊兒氣氛明顯有點微妙,雲澄清不想賓客們過多關注和揣測,適時拿起了話筒,說道。

“感謝各位親朋今天來參加小女和我們大外孫大外孫女的團聚晚宴,女兒是我們夫妻的明珠珍寶,卻因為某些原因和我們失散多年,曆經波折,如今她總算回到了我們的身邊,我們夫妻隻願她從今往後都能順遂如意。

在這裡也向大家宣佈,雲氏旗下的九州集團將做為我和夫人為女兒準備的嫁妝,從即日起正式轉到我們的女兒溫暖暖的手中。”

隨著雲澄清這話,四周頓時一片嘩然,大家都不覺羨慕嫉妒的看向了溫暖暖。

這是什麼天選之女啊,那可是雲氏旗下的九州集團啊,雲氏發展到今天,攤子鋪的不小,好多行業都有涉獵。

但是九州集團,絕對算得上雲氏所有產業中,發展前景和盈利狀態排行前三的一個聚寶盆了。

竟然這女兒剛回來,就給了出去,這麼大的手筆,果然是萬千寵愛於一身。

之前那個假的千金被找回來,雖然是揮金如土,可也冇像這樣給股份給公司的。

更何況,這個女人,還被封氏總裁這樣的追著緊張著,還生下了一雙那麼伶俐可愛的龍鳳胎,這也太招人嫉妒了。

“彎彎,來。”

雲澄清在驚呼聲中衝著溫暖暖笑著招手,夏冰也含笑示意她上前,從旁邊律師的手中拿過了九州集團的股權轉贈書。

溫暖暖卻是驚愕微懵的,雖然之前在封家,雲淮遠就和那幾個老頭提過,雲家打算給她九州集團做嫁妝。

可是溫暖暖一直以為那是雲淮遠隨口一說,為了給她撐場麵,打封家那幾個老頭的臉呢,她是真冇想到,雲父雲母竟然真將這麼大一個集團公司劃到了她的名下。

她有些受寵若驚,下意識看向了雲淮遠。

因為九州集團雖然是夏冰和雲澄清一起創立的,但耗費心血將九州發展成行業領頭羊的卻是雲淮遠,她怎麼好拿走呢。

然而,目光觸及雲淮遠的俊顏,卻見雲淮遠也在衝她笑,似是洞悉了她的無措,雲淮遠寵溺笑了下,接著往前走了兩步,攬過妹妹的肩膀,帶著她往前。

他微微彎腰,“是不是覺得搶了哥哥的家產和心血?哥哥我還年輕的很,江山日日打,都是小意思,還不至於一個小公司都送不起妹妹的。”

他重重的咬著年輕二字,分明是還為之前溫暖暖內涵他年齡大了的事兒耿耿於懷呢,倒弄的溫暖暖哭笑不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