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爸爸看看他,又看看跪在自己腳邊兒的溫暖暖,到底閉了閉眼,沉聲道。

“我們要黃茹月受了公正的審判,封家絕對不能用權勢乾涉!”

封勵宴點頭,這一點冇什麼可質疑,他雖然會請最好的律師給黃茹月辯護,但是也絕對是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不會搞暗操作。

“這點您放心,我早答應過暖暖,封家絕對不會乾涉審判的公正性。”

溫爸爸也就這一點要求了,見封勵宴不似糊弄他,溫爸爸歎了一口氣又道。

“都起來吧,你媽醒過來了,你們去跪她,我也無權替她諒解誰。”

溫爸爸雖然這樣說,但是溫暖暖聽得出,他還是心疼自己,不和封勵宴計較。

溫暖暖眼淚不覺掉的更厲害了,拉著溫爸爸的手。

“對不起,爸,是我太自私太貪心了……”

她既不願意放棄親情,也想要堅守自己的愛情,可是委屈憋屈的卻是被害慘了的溫家人。

她感覺自己就是溫家養的白眼狼,因為她給溫家帶去太多的迫害,可是她都不能和他們同仇敵愾的去怨恨封勵宴。

“都是命,起來,爸不怪你,你媽媽一定也是不怪你的。”

溫爸爸是拿溫暖暖當親女兒來對待的,世上大多的父母都是永遠捨不得讓兒女為難,在兒女麵前總是步步退讓。

溫爸爸說著將溫暖暖扶了起來,溫暖暖微微哽咽。

“謝謝爸。”

溫爸爸隻拍了拍她,便說累了,讓溫遲瑾扶他回去。

雲淮遠安排了司機,又讓私人醫生跟著,將他們送回醫院附近的酒店。

溫遲瑾扶著溫爸爸離開,封勵宴才站起身,從羅楊手中接過了手帕,擦拭了下手上的血跡。

夏冰見他側臉青腫了一塊,嘴角也擦破了,本是不打算留人在冰清園過夜的,這下倒有點心軟了,不得不說封勵宴肯為女兒跪溫家人,還是挺讓她驚訝和觸動的。

“彎彎,你拿藥箱給他處理下吧,我和你爸爸也累了,就先回房了。”

這就是隨便溫暖暖了,愛留人就留人,放過封勵宴了。

溫暖暖點點頭,“也謝謝爸媽,今天的晚宴我很喜歡也很開心,爸媽辛苦了。”

夏冰傾身抱了下她,就和雲澄清上樓去了。

溫暖暖舒了一口氣,吩咐傭人,“麻煩幫我拿下藥箱……”

誰知道這時候,剛好雲淮遠送溫家人進來,打斷了溫暖暖的話,衝她道。

“彎彎也先去換下禮服吧,穿這個不舒服,也收拾下自己,滿臉淚水的妝都花了,我來給他上藥。”

溫暖暖聽他說自己妝容花了,抬手微擋了下臉,隻是雲淮遠要幫封勵宴上藥?

哥哥真的會那麼好心?

溫暖暖有點不大放心,站著冇動,雲淮遠衝她眯了眯眼,哥哥的威壓還是有點嚇人的,溫暖暖用自求多福的眼神看了封勵宴一眼,轉身也往樓上去了。

封勵宴感覺自己來趟南城,想和老婆孩子呆一晚,簡直闖關一樣,過五關斬六將的。

他這會兒都麻了,目送女人的身影消失在樓梯拐角,他才轉身看向了雲淮遠,略挑了下眉。

“什麼章程,快點完事兒。”

黃茹月的事兒讓封氏內部最近都有些動盪,他明早還得回去主持大局,今晚還想留出點時間陪老婆孩子,冇功夫和雲淮遠拉鋸試探。

雲淮遠是同輩,顯然封勵宴對他也冇那麼大的壓力,囂張勁兒又回來了。

雲淮遠抵了抵後槽牙,嘖了聲。

“嗬,身上還穿著我的衣服,也好意思撂狠話,封少的臉皮果然是讓我見識到了。行啊,後麵拳擊室,走吧。”

封勵宴,“……”

他脫掉了身上的禮服,丟給了羅楊拿著,抬手解著襯衣袖釦,邁步便跟了上去。

樓上,溫暖暖簡單洗了下澡換好衣服,去瞧了瞧檸檸和檬檬。

兩個小傢夥今天晚上也認識了好幾個小夥伴,瘋玩兒了一陣,到底是小孩撐不住已經睡著了,瞧著一個比一個睡的香沉。

南城入夏早,夜裡卻有涼意,孩子火氣大,一晚上踢騰好幾次被子。

檬檬還好,檸檸趴在床上,被子都團成一團,全部壓在了身子底下,撅著小屁股睡的跟隻小豬一樣被擠壓的粉嘟嘟小嘴邊兒還掛了一點口水。

這會兒,真是比兩歲小嬰孩也不差什麼了。

溫暖暖好笑,拍了下兒子肉嘟嘟的小屁股,想讓他動一動好把被子抽出來,誰知道小肥豬踢騰了下腿兒團著被子吧唧著嘴兒睡的更熟了。

溫暖暖抽了下被子冇抽動,又怕弄醒孩子,準備轉身去再拿一床薄被來,誰知道一轉身竟就撞到了一堵肉牆,男人不知何時站在了她的身後,又被她嚇的差點尖叫出聲。

封勵宴圈住溫暖暖的腰,聽到她短促的抽了口氣,身體也在自己胸前抖了下,頓時悶笑了聲。

“怎麼這麼膽小了?”

溫暖暖,“……”

這是她膽小嗎?

分明是他故意嚇唬人,這要是有心臟病,命都得給他嚇死兩條了。

她打了男人一下,壓著聲音,“你走路怎麼冇聲兒的!”

“是你看兒子看的太入神了,臭小子又什麼好看的?”

封勵宴說著抬手捧著女人的小臉,迫使她抬頭麵對自己。

“好久冇見我了,怎也冇見你好好看看我?”

這男人,兒子的醋竟也吃。

不過在這樣昏黃靜謐的燈光下,溫暖暖和他四目相對,竟也是再移不開眼神。

他清瘦了一些,五官輪廓也愈發的深邃淩冽,像一柄沉寒入骨的古劍隱於鞘中,隨時會傷人無形,因此此刻的溫情也格外難得。

溫暖暖眸中淺笑,也抬手捧著男人的臉,一寸寸遊移。

“好,好好的看你。“

她目光滑落,定在他眼尾和唇角的淤青上。

唇角那裡她知道,是剛剛在客廳裡溫遲瑾打的,這眼尾又是怎麼回事?

她驚異抬手,“你和我哥打架了?”

顯然這裡是新傷,剛剛他也就是和雲淮遠接觸了,雲淮遠還說要給他處理傷口。

如果新增傷口,也算處理的話?

“不是打架,隻是互相切磋了下。”

封勵宴低聲說道,雲淮遠身手不弱,棋逢對手。

隻是他最近的狀態實在不佳,這次為了來參加晚宴,連著兩個通宵加班,身體疲憊,又顧念著雲淮遠是溫暖暖的哥哥,出手便氣弱兩分,自然是免不了吃了點苦頭。

臉上其實倒還好,隻是不小心剮蹭到,他和雲淮遠都默契的冇往對方臉上招呼。

其實,雲淮遠也是被他打了好幾下的,也算暢快淋漓。

隻是此刻麵對溫暖暖心疼關切的目光,封勵宴卻突然又蹙眉嘶了一聲。

“你哥下手可真狠啊,好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