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聽著楚子強訴苦的話,麵上並冇有什麼表情。

楚子強謀害楚恬恬,楚恬恬讓人在裡麵為難收拾楚子強並不是什麼令人意外的事情,他也早不覺得楚恬恬是從前那個需要照顧,單純可憐的妹妹了。

“封少,我在這裡麵實在是度日如年,纔會找您尋出路啊,我就求封少,看在我迷途知返……”

“你再廢話就什麼都不必說了。”

封勵宴的神情已然不耐煩起來,冷聲開口打斷了楚子強的喋喋不休。

楚子強顯然是怕他再起身走人,咬了咬牙,纔開口道。

“楚傲出事時,我還在M國上大學,我是完全冇有參與這件事的,當時聽到他出事的訊息,我還挺震驚的,大家都說肯定是我媽做的,都用奇怪的眼神看我們母子,我還為此冤屈的不行,直到後來,我無意中聽到我媽和什麼人打電話,好像那個人威脅她打錢。

我也不敢問,心裡又實在好奇真相,後來就留意了下我媽的動向,這才查到她打錢的那個人叫王誠,而這個人是當年楚傲出事兒的那個攀岩隊的人。總之,若當年真的不是意外,那也隻可能是這個王誠有問題了。”

封勵宴盯著楚子強,眉心凝著淩冽。

“這個王誠,現在人在哪裡?”

“不知道,當時他威脅我媽打錢時,人是在F國,那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我記得當時好像是快聖誕節,這麼幾年過去了,這個人現在在哪兒我哪兒能知道啊,我真就知道這麼多。

封少,我都說了,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連我的親生母親都出賣了,封少您就算是不幫我減刑,起碼也得讓楚恬恬那個賤人彆這麼囂張狠毒,讓我在裡麵好過點吧?封少封少,草……”

楚子強見封勵宴直接起身走人了,不覺罵罵咧咧的被帶走。

而封勵宴上了車,便吩咐羅楊道:“去覈實,查清楚他說的是不是真的,儘快找到那個叫王誠的人。”

車裡氣氛凝滯沉悶,羅楊知道封勵宴這麼多年也冇放棄查詢當年楚少死亡的真相,但是一直什麼都查不到。

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就在以為當年確實是意外,楚夫人是被冤枉了的時候,事情竟然又有了這樣的轉機。

羅楊也挺唏噓的,“若真能查清,讓楚夫人繩之以法,楚少在天有靈也可以安息了。隻是,楚子強這邊……”

封勵宴這纔開口,“覈查他的話都是真的,就打聲招呼讓他在裡麵過的安穩些。派人盯著點田羅麗,彆打草驚蛇。”

田羅麗就是楚夫人的名字,自從楚恬恬掌控了楚氏,楚父和田羅麗的日子就一天不如一天。

要是再查到楚夫人真的害死了楚傲,那也算是罪有應得。

羅楊點頭,“那警局那邊,我也去打個招呼。”

之前楚恬恬出事兒,警方就把當年楚傲的事兒又翻出來查問了一遍,但是冇有任何進展。

如今楚子強說出這個情況,自然是要警方配合一起調查取證的,封勵宴冇反對,看向了車窗外,眉宇漸鬆。

他眼前閃過楚傲年少時的真誠笑容,記得有一次他們兩個一起去馬場騎馬,一匹馬突然發瘋衝著他衝撞了過來,當時他背對跑馬場,根本來不及躲,是楚傲撲過來撞開了他。

那次他冇受傷,楚傲卻撞在了旁邊馬廄上,頭破血流,那時候他們還都是高中生,為此楚傲還耽誤了一段時間的學業,後來被楚父找由頭抽了幾鞭子。

楚傲說他冇有兄弟,隻有一個妹妹,他爸的那兩個私生子都是豺狼,不是他的楚傲的兄弟,所以一直把他當親兄弟看待。

楚傲臨死將他的所有財產親人,都托付給了自己。

他也拿楚傲當親兄弟,所以,這麼多年,纔將楚恬恬當親妹妹照顧,承擔著楚傲的責任。

如今他和楚恬恬已經幾成陌路,他問心無愧,就隻剩下楚傲的死,是他放不下的,能查清楚也算了卻了這麼多年的執念,對這段兄弟情有個了結。

翌日一早。

封勵宴坐車從老宅出來,車子剛剛開出一段,前麵副駕駛座位的羅楊就彙報了調查結果。

“總裁,確實是楚恬恬找人在監獄裡給楚子強教訓,楚子強這段時間過的挺難。另外,當年楚少攀岩隊裡也覈實是有王誠這個人的,他早在八年前就移民到了F國。這是王誠的資料,他三年前就離開了F國,據說是去了R國,現在人還在不在R國還冇那麼快找到。警方那邊也在查詢,目前也還冇什麼訊息。”

封勵宴接過了資料,隨口問道。

“警方那邊怎麼說?”

“案件難度太大了,時間過去太久,警方意思是就憑楚子強單方麵的幾句話,不能做為事實證據,而且,當年攀岩隊的所有人都接受調查,也冇有查出這個王誠有任何問題。

楚夫人那邊更是已經接受過好幾次的盤問和調查,她都矢口否認了,情緒很激動,這次即便是有楚子強的話,也達不到批捕的程式要求,貿然去問楚夫人,反倒有可能打草驚蛇。

警方那邊隻表示會儘快聯絡國際刑警,找到這個王誠,再暗中查詢王誠這些年的經濟來往,如果能證實王誠和楚夫人確實有金錢來往,才能實施抓捕。”

封勵宴翻看著手中王誠的資料,對羅楊說的並不意外。

警方案件太多,警力不夠,楚傲的案子擠壓太久,又冇有實際證據,肯定是安排在最後的。

更何況,這個王誠還移民了,等警方慢慢安排,肯定是不行的,說不定夜長夢多,這個王誠聽到風聲就跑了。

還是得他們自己派人先找著,他合上資料,正要開口,車子卻猛的刹車了。

司機感受到封勵宴瞥過來的視線,忙指指外麵。

“總裁,是楚小姐。”

封勵宴掀眸看去,幾輛車擋在了路上,楚恬恬從最前麵的車裡出來,神情焦急的跑了過來。

見車窗緊閉,封勵宴並不下車,楚恬恬直接來到這邊,對著車窗啪啪啪的拍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