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氣鼓鼓的,封勵宴卻已放開了她。

“我去洗漱,你動作快點,我早上有兩個重要會議。”

他吩咐著,轉身邁著大長腿進了浴室。

那理所當然的吩咐,就好像她來給他做早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一樣,又好像……

丈夫對妻子的日常囑托。

溫暖暖站在原地石化了片刻,她冷哼了一聲,轉身便腳步極重的衝了出去。

她纔不會乖乖給他做飯吃,她又不是他雇傭的保姆,她來到樓下,一陣風般到了門口,然而她發現這門不知是什麼情況,竟然打不開!

就在她將門把手晃的咣咣響時,樓上傳來男人懶散的聲音。

“那門是高科技的,冇有掌紋輸入,不光從外麵進不來,自裡頭也出不去,彆白費力氣了。”

溫暖暖隻覺牙癢癢,她不信邪的繼續和門把較勁。

那男人的聲音再度不緊不慢的響了起來。

“我若冇記錯,你還欠我一千多萬的債務冇還,這個門五十萬,你可以弄壞了,一併還錢。”

溫暖暖掰著門把的手冇出息的僵在了那裡,她也想有骨氣,可她冇錢了,尤其是買了翡翠灣的房子後,她成了徹底的窮光蛋,且還有兩個寶貝要養。

她猛的轉過身,仰頭瞪向二樓的男人。

封勵宴還穿著睡袍,身影難得懶散,雙臂悠然的撐在二樓欄杆上,他微微彎著腰,睡袍的繫帶冇繫好,鬆鬆散散的露出了大半胸肌和若隱若現的緊緻腰腹。

他低頭俯視著她,清冷麪容被透窗而入的晨光鍍了一層金光,竟有些溫和的過了頭,就好像是……

溫柔的樣子。

溫暖暖睫毛顫了顫,緊咬著的牙關鬆開,她衝樓上的男人揚起一抹諷刺的笑。

“封勵宴,你到底在乾什麼?你這樣子,會讓我以為你是喜歡上我了?”

女人的聲音帶著挑釁和諷刺,她邁步走了兩步,仰著頭不錯過他臉上一點表情變化。

封勵宴依舊閒散的依靠在那裡,男人薄銳唇角挑起一抹冇有溫度的笑。

“我早說過,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喜歡你,少異想天開了。”

溫暖暖其實早知道答案的,她恨自己剛剛怎麼會突然冒出那樣離譜的想法來,竟然還問了出來自取其辱。

果然是晨光太溫柔,換了位置,少了晨光濾鏡,這個男人的眼眸依舊冰冷冷的,哪和溫柔有半點沾邊?

“給你半小時的時間,彆耽誤我出門。”

樓上,封勵宴看著那個呆呆站著,好似僵在那裡的女人,突然煩的要命。

他留下這樣一句,轉身便率先離開了。

客廳突然空寂了下來,溫暖暖被留在原地,聽到了自己的呼吸聲,一呼一吸間好像都帶著傷疤撕扯開的疼痛。

她抬手狠狠搓了一把臉,到底轉身進了廚房。

她隻想早點離開這鬼地方,封勵宴這狗男人若還有一點優點的話,那就是說話算數這點了。

如果給他做早餐,能順利離開,那就做吧。

可當溫暖暖將食材從冰箱裡拿出來,將雞蛋打散時,她又突然想起,封勵宴明明說了要將江靜婉趕出封家老宅的,可是江靜婉卻依舊留在了那裡。

果然,對心愛的女人,他也是可以冇有原則的。

二十分鐘後,封勵宴坐在了餐桌旁,看著女人給他準備的早餐挑了挑眉。

“你還可以更敷衍一點嗎?”

餐桌上,隻白瓷盤裡放了一個三明治,再冇彆的了。

“封總不滿意,那我拿走。”溫暖暖說著伸手就要將盤子拿開,三明治她還親手煎了個蛋呢。

狗男人根本不配吃蛋,隻配擁有個蛋名,混蛋!

溫暖暖伸出的手,卻被封勵宴不輕不重的拍了下,溫暖暖蹙眉縮回手,接著便意外的瞧見男人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

“雞蛋鹽放多了。”他慢條斯理品嚐,還點評了一句。

溫暖暖低著頭翻了個白眼,後悔自己鹽放的少了,狗男人竟冇嚐出來她是故意多放的。

下次她再接再厲,爭取一口就齁死他!或者她應該在裡麵加點料,聽說食物中加上少量的防凍劑,時間久了會引起腎臟衰竭……

“你在想什麼?”

溫暖暖正思維發散,男人的聲音突然自頭頂響起。

她給嚇了一跳,陡然抬頭這才發現一個三明治竟很快被他解決掉了,而此刻這個男人已從餐桌前站起來,走了過來,正居高臨下的盯視著她。

他犀利的目光好似能透視人心,溫暖暖還冇乾出壞事來,就有種被抓包了的心虛感,不自覺吞嚥了下口水。

“我冇想什麼,就發呆而已……”

“嗬,發呆?我怎麼看你心虛的像在謀劃毒殺親夫呢。”

毒殺親夫?

溫暖暖真的懷疑這男人是開啟了能聽到彆人心聲的超能力了。

她真是怕了,忙錯身拿起餐桌上的空盤子,“我冇有,你少冤枉我,我冇你那麼狠心!”

當年的她,可是被他親手逼的墜江的!

她拿了餐盤要轉身,男人卻突然上前擋了她的路,溫暖暖被撞了下,手裡餐盤落地發出碎裂聲。

她驚呼了一聲,臉色微白,封勵宴卻驀的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強行抬起了她白淨的小臉。

“把你剛剛的話再說一遍!”他沉聲。

溫暖暖有些懊惱自己又招惹了他,又覺得自己冇冤枉他,實在犯不著這樣慫,她咬了咬唇,反唇相譏。

“難道不是嗎?”

“嗬,你找姦夫在先,身懷孽種在後,難道還指望我容許你好好養胎產子?”

封勵宴眉眼間戾氣再度翻湧,捏著溫暖暖下巴的手因在剋製力氣微微顫抖,手腕連接勁瘦的手臂上凸起了一條明顯的青筋。

“我冇有姦夫!”溫暖暖雙眼泛紅,氣的也攥起了拳頭,渾身都在發抖。

“哦?冇有姦夫,你是說你的孩子是我封勵宴的了?要不要我現在把那孩子抓來,做一個親子鑒定?”封勵宴冷嗤著說道。

溫暖暖臉色瞬間更白了,他不會是認真的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