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冰到夜裡躺在床上還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她又翻了個身,旁邊雲澄清伸手打開了床頭燈,夏冰轉過身。

“我吵醒你了?”

“冇有,我在飛機上睡多了,還不困。”

見雲澄清靠著床頭坐起來,夏冰也坐了起來,靠在了丈夫的懷裡,雲澄清拍拍她。

“說說吧,今天姓封的小子跟你講了什麼,竟然讓你這麼心浮氣躁?”

他是夏冰的丈夫,老夫老妻,妻子怎麼回事,他再清楚不過。

夏冰見他都猜到了,頓時氣惱的攥拳捶了下床將今天在門口,封勵宴的那些話都重複了一遍。

“你說氣不氣人,我才說一句,他就有十句等著我,這樣的花言巧語,難怪從前將我們女兒哄的團團轉!”

雲澄清聞言倒是笑了笑,“你這是氣他頂嘴?”

“那當然!看著謙恭,其實又霸道又狂妄,根本就不給彆人餘地。把我女兒害的受了這麼多傷,連記憶都丟失了,他倒是理直氣壯,還好意思說他是最佳選擇!我看是個男人,都比他強!”

雲澄清聽著女人的氣話,又笑著搖搖頭。

“是嗎,我看你生氣可不是因為他頂嘴,而是心裡也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所以才更氣悶吧?”

夏冰,“……”

心思都被雲澄清給看透了,夏冰有些羞惱,抬起頭瞪了雲澄清一眼。

"他說的有什麼道理?!都是花言巧語!”

雲澄清抬手按了按夏冰皺著的眉心,溫聲道。

“從某種角度來看,他說的是有道理的。他和彎彎也磨合了這麼多年了,經曆這麼多,身邊的阻隔也算是都清掃乾淨了,就算是計算下投入成本,也到了該收割成果的時候了,這時候再給彎彎重新找個男人,相當於重新投資,重新磨合,那邊調教好的男人,倒要便宜彆的女人了,你可這也不劃算啊!”

“嘶!你怎麼回事,怎麼總替他說話?!”

夏冰不滿,但她其實是聽進去雲澄清的話了。

“我不是替他說話,隻是就事論事而已。你要不是心裡也清楚,能這麼晚了氣的睡不著?”

還不就是心裡堵悶,覺得女兒受了那麼多的苦,結果最後還是便宜了封勵宴?

就替閨女委屈難受,感到不甘心?

可是過日子,真的是算的不清楚的,真要那麼計較得失,計較過去,這日子也就冇法過下去了。

“再說,這回其實也不能全怪那小子,那個楚恬恬算是他招惹的,那什麼楚言不也是彎彎自己的孽緣?一半一半,不能因為咱閨女被綁架受傷了,就全怪在人家頭上吧?我看他這段時間也不好過,也是吃了很多苦的,找過來之後也一力承擔錯誤,冇多說什麼,倒是讓人高看一眼。”

也是因此,雲澄清纔會一次次替封勵宴說話。

夏冰聽的沉默,隻哼了一聲。

雲澄清拍拍她,“好了,快睡吧,他要當上門女婿,就好好看看他今後的表現,不用著急。明天還得早起開庭,休息吧。”

夏冰這才點點頭,雲澄清關了燈。

翌日一早。

夏冰收拾妥當,從房間出來,就見旁邊房間的門也打開了,溫爸爸推著溫媽媽正好也出來了。

“溫姐姐,溫大哥好早,昨晚休息的應該很好吧,溫姐姐今天氣色很好呢。”

溫爸爸和溫媽媽也麵帶笑容,打了招呼,夏冰便看了看旁邊溫暖暖的主臥。

昨晚溫暖暖要將主臥讓出來給長輩住,夏冰和溫媽媽他們都冇同意,非說就想住在檸檸和檬檬的房間裡,體驗下童趣。

此刻見主臥的門還關著,夏冰壓低了聲音。

“讓彎彎再多睡會兒吧,懷孕就要多睡覺,我去問問陳阿姨和張媽什麼時候過來。”

陳阿姨是夏冰在蘇城這邊彆墅請的保姆阿姨,她這次來還帶上了張媽,因為翡翠苑這邊住不開,她們就都住在了彆墅那邊。

早上肯定是要過來準備早餐的,夏冰他們都起的早,現在纔剛剛六點,張媽她們明顯還冇過來。

“彆叫她們過來了,我去準備點早餐,我們簡單吃一些就好。小暖也好久冇吃我做的飯了……”

溫爸爸今天心情很好,今天開庭,黃茹月受到法律的製裁。

他們家也算是驅散了陰雲,給妻子討回了公道,他很有興致也挺想親自下廚的。

夏冰想攔,雲澄清扯了她一下,看著興沖沖的溫爸爸道。

“也好,咱們也能沾沾彎彎的光,嚐嚐溫大哥的手藝。”

夏冰見溫爸爸是真想下廚,也就冇說什麼,推了雲澄清一下。

“那你去幫忙。”

雲澄清點頭,跟了上去,隻是很快他就和溫爸爸一起站在了廚房門口。

夏冰要推溫媽媽下樓去走一圈,到了門口,見他們站在那裡不動不覺奇怪的又推著溫媽媽走過去。

“怎麼了?”

接著,她就跟著沉默了。

因為看到了廚房裡的那道身影。

高大挺拔的男人,身上還繫著個圍裙,襯衣袖子挽著,竟然一大早就出現在廚房裡,就跟變出來的田螺王子一般。

而此刻爐灶上已經煮著什麼,靠近廚房門口就聞到了食物的香味,有米香也有一點肉香,應該是皮蛋瘦弱粥?

“伯父,伯母們早。”

夏冰有些目瞪口呆,看著站在那裡,氣質畫風和這個廚房格格不入的男人,隻覺眼花幻覺了。

她使勁眨了眨眼,才驚聲道。

“你怎麼在這裡?!”’

封勵宴卻神態自若,他回身將火關小了一點,讓瓦罐裡的粥用小火煨著,又拿毛巾擦了下手,走過來指了指客廳那邊的門,和長輩們解釋道。

“這套房子,是整層打通的,我昨晚也是住在這裡的。”

夏冰等人,“……”

昨天他們參觀整套房子時,也曾留意客廳那邊有道門,隻是他們要過去檢視時,卻被溫暖暖給岔開了。

哪兒想到竟然是這種情況,所以,他們這還真的和封勵宴住一個屋簷下了?

夏冰有些無語,可更令她無語的是,封勵宴說完,特意看向了她,又道。

“至於我怎麼一早在這裡,隻是來做上門女婿該做的事,比如,給長輩老婆準備早餐,伯母以後應該經常會看到我,不用這麼吃驚的。”

夏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最新章節,媽咪快看爹地又跪了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