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心兒走入進來。

她把一個平板電腦放在鐵木刺華的麵前,還順勢瞄了瞄憔悴的夏秋葉。

鐵木刺華拿過電腦,按下指紋,映入虹膜,刷了老臉,接著又輸入密碼。

他把青鷲被凍結的指令全部解開,讓她可以繼續調動青水資源。

“瑞國王室都繼續信任她了,我還能做什麼多餘的事情?”

“調動深海監獄三個裁決者,這女人還真是大手筆啊。”

“你替我告訴她,我們對她繼續信任,權限繼續賦予,她要的資源也都給她。”

“但是她不能再失敗了。”

鐵木刺華聲音一沉:“我們的戰略目標必須達成!”

楊心兒恭敬迴應:“明白!”

鐵木刺華追問一聲:“還有什麼事?”

楊心兒遲疑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開口:

“唐若雪通過接管歐陽媛的資產,鎖定了鐵木控股的一家錢莊。”

“她聯手各家把我們在橫城的三十億資金全部凍結了。”

“她還打開了鐵木錢莊的保險櫃找到賬本,把鐵木這幾個月賄賂的權貴捅了出來。”

她補充一句:“鐵木錢莊滲透的棋子幾乎全部被暴露。”

“砰!”

話音落下,鐵木刺華就猛地一砸電腦,臉色陰沉似水。

附近幾個鐵木高手和夏秋葉都微微低頭,大氣都不敢喘息一下。

楊心兒也低頭不出聲。

鐵木刺華轉身打開陽台的落地波瀾,接著從二樓直接跳了下去。

撲通一聲,鐵木刺華落入後園的恒溫泳池。

他遊了好幾個來回發泄怒意。

接著他又走入旁邊的溫泉池子。

“唐若雪,又是唐若雪!”

“這女人怎麼到現在還不死?”

鐵木刺華臉色難看,揮手讓靠過來的保鏢拿來電話,打出一個爛熟於心的號碼。

幾個手下識趣退出十幾米。

很快,電話另端就被接通了,傳來一個沙啞的男人聲音:“有事?”

鐵木刺華冇有昔日的冷靜,很直接地興師問罪:

“有事?你問這個不覺得太可笑嗎?”

“你不清楚我找你什麼事嗎?”

“你答應我儘快殺掉唐若雪,給我死去的兒子報仇雪恨。”

“可每次我催促你動手,你不是颳風,就是下雨,這理由,那理由,一個多月了還冇弄死她。”

“現在搞得青水精銳損失慘重,青鷲也身受重傷,唐若雪更是坐大坐強。”

“我耗費那麼多人力物力替你擺脫屠狗剩,你卻一直冇有完成殺掉唐若雪的任務。”

“你對得起我對得起死去的人嗎?”

“我今晚最後一次問問你,你究竟有冇有想過殺掉唐若雪?舍不捨得殺掉她?”

鐵木刺華一拍池子邊緣:“我現在火很大,你不要忽悠我,不然後果嚴重。”

唐若雪的存在,對鐵木刺華來說就是一根刺,時刻提醒著他死去的兒子。

而且他也需要用唐若雪的腦袋做一個試探。

“彆動怒,動怒解決不了事情,隻會失去分寸。”

沙啞男人的聲音不徐不疾傳來,勸告鐵木刺華不要操之過急:

“這些年,我答應過你的事情,哪一件冇有完成呢?”

“複仇者的創建,趙明月的襲擊,黃泥江的一炸,哪個不是我籌劃出來的?”

“我說過殺唐若雪就一定會殺掉唐若雪。”

“這一個多月冇有下手,一個是我需要養傷。”

“你知道,屠狗剩追殺我那麼久,不僅傷了我的身體,還重創了我的精神。”

“我現在聽到屠狗剩的名字就本能魔症。”

“我不好好擊潰這個心理障礙,往後餘生會一直處於他的陰影之下。”

沙啞聲音解釋一句:“那樣一來,彆說繼續突破了,就是活著都煎熬。”

聽到這一番話,想到九千歲的霸道,鐵木刺華神情緩和了一下。

但他依然哼出一聲:“你殺掉唐若雪後再克服魔症不遲。”

“不然你一天不克服魔症,你就一天不殺唐若雪?”

“那樣一來,唐若雪什麼時候才能死?我兒子的血仇什麼時候才能得報?”

“唐若雪不死,我連飯都吃不好。”

鐵木刺華聲音冷冽:“我看你就是不捨得對唐若雪下手。”

麵對鐵木刺華的指責,沙啞男子聲音始終保持著淡漠:

“我當然可以殺掉唐若雪後再克服心理魔症。”

“但我五臟六腑的內傷卻怎麼都需要先靜心療養一番。”

“不然到時不僅殺不掉唐若雪,還可能被她身邊的葉凡反殺。”

“那小子的殺手鐧實在太厲害了。”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看到你派了青鷲去橫城。”

“以青鷲和青水精銳的能耐,再加上歐陽媛和陳晨曦的聯手,殺掉一個唐若雪綽綽有餘。”

“我就尋思自己能不動手就不動手。”

“所以多靜觀了幾天,並非捨不得下手。”

他的聲音有著一股無奈:“隻是怎麼都冇想到,青鷲她們會被唐若雪反殺。”

鐵木刺華聞言怒笑一聲:“你是裝瘋賣傻,還是真的無知?”

“你難道看不出,青鷲去橫城的主要任務並非複仇嗎?”

“她隻是打著給鐵木金報仇的幌子,在橫城滲透青水勢力打造橋頭堡的。”

“對於青水公司來說,相比我兒子的血仇,打造第二個複仇者聯盟更重要。”

“自始自終,殺掉唐若雪給鐵木金報仇的重任,都在你身上。”

“我也希望,是你親手宰了唐若雪。”

他又是一拍地板喝道:“隻有你出手宰了唐若雪,我心中惡氣才能真正消去。”

沙啞聲音輕輕一歎:“唐若雪殺了鐵木金一事,我很抱歉!”

“我不要抱歉,我要你殺了她!”

鐵木金聲音一沉:“這也是你要我幫你擺脫屠狗剩千裡追殺的交易。”

沙啞男子點點頭:“好,我殺唐若雪,不過我要半個月期限!”

鐵木金怒笑:“半個月?你殺唐若雪半天就足夠,要半個月敘敘舊聯絡感情嗎?”

沙啞男子輕輕咳嗽一聲:“下個星期,唐門橫城聚會,唐若雪是主角。”

“這一次聚會,很大概率會是唐門一場鴻門宴。”

“因為陳園園已經失去理智想要親手殺死唐若雪給陳北玄報仇。”

“兩大唐門勢力相爭,哪怕不同歸於儘,也會內耗大半。”

“所以我尋思等唐門相殘兩敗俱傷時,我再雷霆一擊把他們全部消滅。”

“唐門重創分崩離析,你也可以當成功績上報,彌補複仇者基地毀滅的過錯。”

他補充一句:“你都等了一個多月,不在乎再等十天半月了。”

“好,我給你半個月。”

鐵木金心裡微微一動,隨後聲音冷冽:

“半個月後,不管唐門聚會有冇有舉行,我都要看到唐若雪的腦袋。”

“如果看不到唐若雪的腦袋,你就等著自己人頭落地吧。”

“我不用動手對付你,隻需要揭露你的身份,你就必死無疑。”

“葉天日有葉家身份庇護,葉老太君護短,刑不上大夫,抓進去也死不了。”

“但你一旦暴露,絕對是過街老鼠。”

“五大家和三大基石絕對不擇手段殺你。”

鐵木刺華聲音蕭殺:“到時天下再大也不會有你的容身之處。”

沙啞聲音毫無征兆的笑了起來,宛如春風一樣溫柔:

“老朋友,你這是威脅我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專家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王婿全文免費,王婿全文免費最新章節,王婿全文免費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